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戴夫:他跑了41场纽约马拉松

发布时间:2019-07-14 19:0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上海的南京路长跑队以热爱长跑的大爷大妈出名,在纽约,同样有一群热衷跑步的纽马Streaker。

此Streaker非彼Streaker

说起Streaker这个词,英语好的朋友一定会想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一般来说,Streaker在没有上下文的情况下,默认是指在公共场合出于某种目的(恶作剧、打赌、示威等等)裸跑者,这类活动也就是streaking(裸奔)。只要留心,我们可以发现,在一些国外的重大活动中总是会冒出几个streaker。

不过,streak也可以作为名词和win搭配。当然,win streak的意思显然就不是“裸赢”,它的意思是连胜。在所有专业体育运动中,最高的连胜纪录来自巴基斯坦的壁球选手Jahangir Khan,她的纪录是555场比赛不败。

右边挥拍击球的就是Jahangir

所以,streaker有时也可以指连胜者连胜者的队伍。再把词义扩大以下的话,streaker就可以用来指代那些连续参加某场赛事的人了。

纽约马拉松:戴夫的Party

2016年的纽约马拉松,戴夫奥贝尔凯维奇(Dave Obelkevich)将会再一次身穿白色T恤,和南非国旗大裤衩。

“这是他最喜欢的年度party,”戴夫的妻子Lin说道,“他是不会错过它的。”

即使是在5万人起跑的人群中,戴夫仍然是那么的引人瞩目。除了黄绿红白蓝的南非短裤让他增色不少,他的参事经历远比大裤衩闪耀。

73岁的他,一路奔跑,一路微笑,在他的身上,我们可以回想起过去的时光:当时的纽约马拉松还只是个围绕中央公园四圈多一点的小比赛,完赛人数不过260人,观众更是少得可怜。

戴夫第一次参加纽约马拉松是在1974年,1975年的比赛是他唯一没有完赛的,从1976年开始,每届比赛,他都没有缺席(2012年的纽约马拉松因为飓风桑迪而停办)。

其实,他长期以来都没有意识到他在连续参赛。对他而言,这个每年一度的家门口的比赛,只是他和他在Miilrose田径协会的好友们的常规活动而已。

“我甚至没有考虑过不去参赛是什么样子的”戴夫说,“你知道,早上你系好鞋带,刷完牙然后就是跑马拉松了,一切都很自然。”

此外,戴夫还参加过65场其他的马拉松,还有在全球范围内,超过200场的超马。

现在,戴夫觉得,连续参加有特别的意义,值得去享受,他也希望能尽可能的持续下去。对他来说,这是他所热爱的城市和运动的年度庆典。也是结交朋友的好机会。

当他沿着赛道穿过五个街区的时候,他会和他身边的人搭讪。他经常会从他的帽子里拿出名片,然后递给他的新朋友们。

“很久以前,我听过一个高中田径教练的故事,”戴夫说,“他对他手下的小男孩说‘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每次回来都能告诉我你赢了每一次比赛。如果你连两个新朋友都认识不了,你应该觉得这是一种失败。’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故事,但我觉得它真的很有道理。”

从一圈开始起步

戴夫第一次参加纽约马拉松是在1973年。不过他不是正式参赛选手,而是中途杀出来的程咬金。他当时盘算了一下,如果其他跑者能跑四圈,那他就可以跟一圈。

“所以等到我觉得可以赶上他们的时候,我就在公园跟着里跑了一圈。一圈是6英里,我跑了43分钟,然后我就回家了。”

\

1974年,他第一次正式参赛,并以4小时20分完赛。那一年,将近一半的选手在中途退出了比赛,因为比赛在天气炎热而且还下着雨的九月举办。

“我就是太固执了。”他也为自己能完成比赛感到吃惊,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去训练。“当时我每周跑6英里,”戴夫笑着说,“我就在每个周日跑步。”

1971年纽约马拉松,Fred在最右侧

1975年的纽约马拉松是最后一次以绕圈的方式在中央公园举办的。戴夫在比赛的后半程觉得头晕。他躺下来休息,然后又爬起来,这样反复了三次。当他第四次停下来的时候,他的朋友还有赛事主管Fred Lebow赶了过来。

“我说,‘Fred,带我一程吧’,”戴夫回忆道,“然后Fred好像说,‘当然不能了,戴夫!’,然后他说,‘上车吧。’所以要是我把最后的3英里走完,我就能连续参赛41次了。”

1976年,纽约马拉松的赛道在纽约的五个街区中伸展开。戴夫回忆起当时跑过的那些地方他都从来没有见过,纵使他从1961年开始在这个城市定居。史泰登岛,韦拉札诺海峡大桥,布朗克斯,布鲁克林,皇后区甚至曼哈顿的东部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戴夫也回想起纽马最大的特征是,跑者被指引着沿着河流奔跑。

“每英里你都能看到三四个人,大多数都是四处溜达的醉汉,他们大概在想’到底什么情况?”

戴夫的训练也随之加强了。他每周最多跑60英里,大多数情况下是在离家很近的中央公园完成的。现在的戴夫,每周跑30-40英里。

1982年,戴夫跑出了2小时40分的PB。而现在,戴夫的目标是只要进5小时就满足了。去年的他的成绩是4小时57分。

我对82年的比赛印象很深,可能是因为我的PB吧,也可能是因为他在前半程是和他的朋友Leslie Watson,一个来自苏格兰的顶尖长跑选手一起跑的。他之所以决定一开始跟着她,是因为她经常自己把控配速,而且能在后半程发力。

“半程的时候,大概用了1小时21分,她摘掉了她的手套,我说,‘你要来我的Party,对吗?’她说是,所以我说‘好呀,那我拿着你的手套吧。你来我家的时候再还给你。’于是我带着她的手套,加速冲了出去,后半程只跑了1小时19分34秒。”

不过,戴夫也险些没能保持连续参赛,倒不是因为耐力不够。大概在90年代出头的一届,他收到了报名的拒信。他的妻子Lin建议他写信给赛事主管Fred澄清一下,不过戴夫就是不想做。最后,还是因为Lin替他写了信,他才能站在那一年的起跑线上。

美国大型马拉松Streaker统计

“如果没有她,我的连续参赛的记录可能就此完结了。”

Forever young:他们用生命记录马拉松

戴夫在当了15年的高中音乐老师之后退休,但他不觉得过去的工作很无聊。音乐是他的爱好之一。

他平时在弦乐四重奏组或者交响乐团拉小提琴或者中提琴,他也喜欢观察野鸟,陪着妻子旅行。他也喜欢骑行,95年的时候,他就骑车穿越了美国。对于跑步,他更喜欢距离更长一些的比赛。

“那才是最有乐趣的地方。”

南非的Comrades Marathon是他最喜欢的赛事之一,这个比赛从1921年开始举办,赛程是56英里。从2002年戴夫第一次跑完Comrades Marathon开始,他就穿起了南非国旗同款短裤。他现在已经完赛11次了。

\

这样的短裤他有好几条,每次训练和比赛都穿它。他说,这样会引发有趣的对话,一般像是,“嘿,你是南非来的吗?”

Lin说,“每次回来,他很少会不结交几个新朋友,经常会有来纽约参观的外国人和他一起回来。他觉得遇见新朋友乐在其中。”

他的比赛T恤也是一件对话的导火索。他的朋友帮他设计,T恤的前面写着:“Finisher every NYC Marathon 1976-????”后面则是一个限速的标致,写着:“No Age Limit.”

“我告诉你,每次都会有15到20个人问我,‘你真的跑了那么多次吗?’”

2015年,Dave出席了纽约马拉松赛前活动

Michael Capiraso,NYRR的会长兼CEO说,戴夫作为一个知名的跑者,“是对每个年代的跑者的激励。”他说,戴夫是跑完至少15次纽马的1000人中的一个。David Laurance 和 Richard Shaver以连续38次位列第二。

\

Dave和Connie的合影

Connie Lyke-Brown,同样是73岁的她已经连续参赛37次了。她每年都会训练,但是只有在7月会增加训练量以便为纽约马拉松——为她一直参加的比赛做准备。80年代,她的PB是3小时34分,现在她的完赛时间是5小时30分。

“现在,完赛时间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了,” Connie说,“能够完赛,身体无恙,感觉一切都好才是最重要的。”

戴夫也希望自己一直比下去。跑步让他健康而且精力充沛。

“我们会开玩笑地说,如果你看到那些超过60岁的人,如果他们看上去显老,那么很有可能他们是不跑步的;也许他们曾经是,但因为他们的膝盖受了伤而不能继续跑下去了。大概就是这样,跑步让每个人变得年轻。”

大概只有灾难和死亡能够阻止戴夫跑下去了。“是的,我猜大概只有死亡可以阻止我了。”

当你到了70来岁的时候,你还会继续跑步吗?

参考:

Why NYC Marathon fixture Dave Obelkevich won't stop running
Only Death or Disaster Can Stop Record Runner from Finishing NYC Marathon

本文链接:人物 - 戴夫:他跑了41场纽约马拉松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