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我如何成为北马冠军 马里科·基普春巴专访

发布时间:2019-07-14 19:0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年复一年北马,走马灯似的黑人冠军。

自2002年起,北京马拉松的男子冠军奖杯一直被非洲选手垄断。对于这些每年领走二至四万美元重奖(2:09:00以内4万,以上2万)的高手,绝大多数跑友既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也认不出他们的面孔。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

2016年9月16日——北马前一天下午,承蒙“中国马拉松大腕”陶绍明教练的安排,笔者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对来自肯尼亚的卫冕冠军马里科·基普春巴(Mariko Kiplagat Kipchumba)进行独家专访。

第35届北马夺冠记

据陶绍明透露,今年北马他的非洲训练营一共过来四名运动员,均为男性,其中两个是兔子,两个是参赛选手;“原本要来七八个,后来人手不够。”

这四个“陶家军”9月14日抵达北京,17日比赛,第二天就离开。中国大饭店的住宿由北马负责,应该是赞助商提供的。

在2015年9月20日举行的第35届北马,基普春巴以2:11:00夺得冠军,打破埃塞俄比亚选手对北马金牌的三年垄断。

不过,这个时间却是2010年(那一年下大雨,冠军只跑出2:15:45)以来最慢的,也是2002年中国选手李柱宏以2:13:09夺冠以来第二慢的。

原因之一可能是基普春巴的年龄。按官方资料,他出生于1974年7月4日——今年42岁了。

2014年1月他以2小时08分03秒获得厦门马拉松冠军时,中国媒体就报道说:“他今年已39岁,创下了中国城市国际马拉松赛夺冠最年长的纪录。”

不过,基普春巴向笔者透露,那个出生年月实际上是他哥哥的,他的真实年龄是41岁。

尽管如此,在去年北马的十多位精英选手中,他岁数最大,实力也并非最强。赛前最被看好的选手,是埃塞运动员Berhanu Shiferaw,后者的PB达到2:04:48。

当时第一集团用时45分整到达15公里,25公里用时1小时16分。“到32公里时,我告诉埃塞选手:‘Move, move, move!’他跟我说:‘Go ,go , go!’于是我就加速。”

\

笔者查资料发现,他可能不是记错距离,就是记错对手:30公里过后,Shiferaw就开始掉速,前面剩下基普春巴和乌干达选手、世锦赛第十名Jackson Kiprop。

接近35公里时,Shiferaw追上乌干达人,随后又试图超过基普春巴,但被肯尼亚人发力甩开,最终以37秒之差屈居第二。

赛后基普春巴表示:“这是我第一次跑北京马拉松,我很高兴自己能赢。我喜欢今天的天气和这里的赛道。偶尔有点风,但感觉真的很好。”

结缘中国马拉松

基普春巴的家乡,是肯尼亚“跑步之都”Eldoret。他说他的父亲、兄长都跑步,自己则从学生时代开始跑。中学毕业后,他做过很多工作,2004年才成为专业运动员。

他有幸参加过一场破纪录大战:2008年柏林马拉松。那一天,埃塞“长跑皇帝”格布雷塞拉西(Haile Grebrselassie,下图中间穿黄背心者)以2:03:59夺冠——人类首次突破2小时4分大关。那次基普春巴和领奖台失之交臂:2:09:03,第四名。

他的马拉松最好成绩,是2012年在法国Reims创造的2:06:05;第二好成绩就是前年在厦门获胜时的2:08:03。

那已经是他第二次跑厦马。2013年首战厦门,他以2:10:28排名第七。“赛后我为厦马备战一年,第二年轻松胜出。”

就在他厦马获胜的同一年,埃塞选手玛瑞·迪巴巴(Mare Dibaba)以2:21:37打破尘封6年厦马女子纪录,翌年又以2:19:52刷新。她应该是参加过中国城市马拉松的最大牌世界级高手。

谈到自己的PB为何四年没有改写,基普春巴说:“Reims马拉松以后,我没有经纪人,没钱训练,也没有跑鞋等等装备——什么都没有,因此训练受到影响。

“2013年我来跑厦门马拉松时遇见陶(绍明),他告诉我:Mariko,你来我的训练营,我会给你安排一切:经费、装备……”

“陶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他说,“我每年给他介绍三到五个新人,跑全马或半马;这些人我是训练时认识的。肯尼亚有很多很多跑者,他们一无经纪人,二无钱和装备。肯尼亚的问题在于钱——没有钱。”

去年11月,基普春巴还跑了上马,成绩不太理想:第8名。他说今年自己没参加其他比赛,从1月就开始专心备战北马;“我们有10个人一起训练。”

他一天三练:上、下午各一次,从40分钟到1小时20分钟;晚上20分钟,做做拉伸;月跑量1200公里。

不幸的是,两周前他在训练时和队友相撞摔倒,左脸颧骨处和左膝摔伤。“现在没事了,”他自信地说。

今年他的目标自然是卫冕,时间瞄准二小时八九分——他有信心今年可以比去年跑得更快。

至于比赛策略,他不一定会从一开始就领跑;“也许会,也许不会;埃塞俄比亚人不容易对付啊。”他应该会从20公里开始提速,到32公里——剩下最后10公里时再快一些。

埃塞小将夺冠,中国高手跑崩

但在9月17日的北马比赛中,基普春巴跑过5公里就抱憾退赛。

“Mariko两周前训练时摔伤脸和膝盖。这次他想试一下,但一跑还是不行。”赛后陶绍明告诉笔者,“受伤前他训练还是不错的,达到2小时7分左右的水平。我们的另一个选手跑了第三;两个兔子领跑还算正常。”

在今年的男子精英阵容中,共有10人曾跑进2:10,虽然PB都不如基普春巴,但都比他年轻,而且不少正处于上升期,对中国比赛环境也不陌生。

例如埃塞选手Mesfin Teshome,此人1月在迪拜跑出2:09:24的PB。他的同胞Feyera Gemeda今年已经两度PB,最后一次是5月在东营跑出的2:09:42,半马PB 1:00:29也是在中国扬州创造的。厄立特里亚人Beraki Beyene的PB,是2014年在衡水创造的2:08:27。

不过,最后的赢家以上统统不是,而是24岁的埃塞小将Mekuant Ayenew。

比赛开始后,由10人组成的第一集团以15分47秒到达5公里,10公里用时31:51,15公里46:46。

16公里过后,第一集团开始减员:20公里8人;25公里4人——清一色的埃塞选手。

到了38公里,比赛成为Ayenew与2014年香港马拉松冠军Gemeda的单挑。两人并肩跑了两公里之后,Ayenew发起总攻,以2:11:09夺冠;Gemeda第二,2:11:30;Teshome季军,2:11:56。

这是Ayenew的首场大赛胜利。他今年发挥稳定,此前两场都跑进2:12,其中武汉马拉松2:11:17,第三名。

\

至于参赛的中国高手,希望跑进2:30的李少壮赛前吐槽被分配在F区出发,必须超过数万选手。后来他可能通过赞助商安排挪到前面,前5公里甚至一度领跑;但毕竟2:2x的实力与那些2:10左右的特邀选手仍有不小差距,3分出头的配速难以为继,后来就掉出第一集团。

我们介绍过的台湾高手、前年北马跑出2:18的蒋介文今年也来了,他同样被分在F区。“可能是报名时成绩证明没用好,”他告诉笔者。

“今天我起跑站在很后面。这次被安排在F区出发,通过起跑点已经慢前面三四分钟。为了要追到前面的,一路上都要一直闪群众,没有跑好节奏。跑到8公里追上两名朝鲜选手,此时小腿肌肉僵硬,想跑也跑不了。真的白费力气……”他令人扼腕地中途退赛。

对此从专业队退役的体制外高手李子成呼吁:“建议所有马拉松赛事可以给男220以内、女248以内,半马男68以内、女76以内的中国选手提供前排出发待遇,这样有利于他们更好发挥出水平。”

\

李子成向笔者透露说,他是一个半月前决定参赛的:“我给组委会写邮件,提供了我的一些成绩相关证明,想冲击一下214。北马的规则是中国运动员如果跑进2:14,奖励5万元。”

直到第20公里左右,他一直跑在第一集团中,可惜后面掉速,最终以2:35完赛;“前半程我跑了65:40,太贪心了。后半程坐骨结节出现问题,可能是这段时间比赛太多,今天拼得太猛啦。如果前面慢点跑,第五名肯定没问题。”

至于今年卫冕未成的基普春巴,他说自己还会回来的:“陶让我三周后再来跑半程比赛(他的半马PB是2007年在柏林创造的62:02)。明年1月我还会来跑厦马,争取跑二小时六七分,刷新赛会纪录。为此我的月跑量会达到1300、1400公里。”

尽管已经几年没跑进2:08,他对自己仍然很有信心:“我告诉陶,只要你给我装备、给我训练经费,我就会专心训练,不用再操心别的,成绩就会不断提高。”

太太当医生、有三个子女的他打算两年后退役,届时有意经商,“比如说从中国进口汽车到肯尼亚卖”。

本文链接:人物 - 我如何成为北马冠军 马里科·基普春巴专访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