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告别唐宁街10号,卡梅伦有更多时间跑步了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最近两年,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政治命运连遭两大意外。

“最是仓皇辞庙日”

一是在去年5月的大选中,他率领的保守党大获全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一向预测奇准的各大博彩网站。这使得该党可以甩掉5年来的盟友自由民主党,单独组阁执政。

但那次胜选也埋下不祥的伏笔。当时卡梅伦提出的竞选承诺之一,是会在2017年年底前举行脱欧公投,后来又把它提前到今年6月23日。

上月的公投结果又让多数人大吃一惊,主张留欧的卡梅伦不仅假戏真做,弄巧成拙,而且搭上自己的首相宝座。

6月24日公投结果一揭晓,他就宣布将于10月保守党大会召开时辞职。

保守党主席竞选原本定于9月9日举行,但7月11日随着最后一个竞争对手的退出,内政大臣特瑞莎梅(Theresa May)已经自动出线。

卡梅伦非常识相,当天就交出保守党主席大印,否则新的权力中心已经形成,勉强赖着不走只会门庭冷清,自讨没趣。

可惜了,卡梅伦现在仍属于“年富力强的小同志”——还不到“五十知天命”的岁数,比继任者整整小10岁!(他1966年10月9日生,她1956年10月1日)

在相府门外宣布卸任后,卡梅伦无官一身轻,哼着小曲儿隐入唐宁街10号大门。

\

7月13日,他便“挈妇将雏”地乔迁新居。辞别这个住了6年多的地方,全家人毕竟都有几分伤感。于2010年5月11日入住这个英国最著名门牌号的卡梅伦,称它是个“可爱的家”(lovely home)。

最伤心的应该是5岁小女儿Florence。她在唐宁街10号降生,只知道这个家,难怪会很不舍地躲在妈妈身后抹泪。

此情此景,是不是有点南唐后主李煜《破阵子》的味道——“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唉,谁让她不是乔治小王子呢?人家那是生在帝王家,没人会让他搬走,除非偶尔发生的改朝换代(例如崇祯的女儿长平公主,他在上吊前狠心挥剑砍向她并感叹:“汝何故生我家?”)当然,这种与生俱来、不劳而获的特权,正是共和派最深恶痛绝的。

退居二线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有些人说卡梅伦接下来既要找房子,也要找工作。其实卡梅伦一家不愁没地方住。13号当晚,他们就住进位于伦敦荷兰公园(Holland Park)的一幢联排别墅(下图与此事无关)。

这套价值1700万英镑的豪宅邻近另一个戴维——大卫贝克汉姆的家,共有7间卧室,主人是他的好友、一家公关公司老板Alan Parker勋爵。

卡梅伦一家必须先留在伦敦,等三个子女放暑假:12岁的长女南希在唐宁街附近上中学,7月15日放假;10岁的儿子阿瑟和5岁的弗罗伦丝上的都是肯辛顿区的圣玛丽修道院小学,上课要上到19号。

卡梅伦夫妇在北肯辛顿另有一套爱德华时期风格的大房子,目前租了出去,要等租约到期才能收回自己住。在自己的国会选区,卡梅伦还拥有一套价值约百万英镑的乡村别墅。

\


至于卸任首相后的生计,其实卡梅伦本来就有两个饭碗,辞掉一份还剩一份:代表英格兰牛津郡威特尼(Witney)选区的下院议员。英国的内阁首相和大臣都是议员。

他从2001年起就代表该选区,这次已表示会继续当议员,至少做满这一任,直到定于2020年举行的下届大选。

只是今后他会“退居二线”——坐到后座(back bench),主要是为党的领导层提供意见建议,同时用更多时间来服务选区民众。

在英国议会,第一排前座议员都是各党的大将,不时需要上讲台冲锋陷阵,舌战敌对政党,而后面几排议员基本只有当听众的份。

对于政治江湖,卡梅伦暂时不会金盆洗手。2015年大选前他告诉《每日电讯报》:“我喜欢服务我的选民,喜欢政治,喜欢公共服务。这是我在乎的,是一种职业。”

当然,他还可以继续找一个第二份工作。美国网络杂志《Business Insider》给他支招:一是效仿工党前任布莱尔(Tony Blair)。

后者2007年6月接连辞去首相和议员职位,“裸退”政坛,下海经商,开了家全球咨询机构,客户包括投资银行JP摩根、沙特王室等等有钱的主儿,只是偶尔客串一下中东和平特使;据报布莱尔迄今已攒下5000万至1亿英镑的身家。

卡梅伦也可以学同属保守党的伦敦前市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当个专栏作家。这位脱欧派旗手在《每日电讯报》开专栏,稿酬之高令人咋舌:每周写一篇,每篇5000英镑!(按目前贬值的汇率,仍值软妹币4.4万)靠这个他一年能挣27.5万英镑。

卡梅伦对公开演讲的喜爱,在政界罕有人能出其右。7月13日在议会接受最后一次首相问询时,他坦承自己今后会想念下院的“吼声”(roars)。

今后他可以在商界晚餐会发表演讲,听众肯定会比反对派议员的嘘声和倒彩礼貌很多。而且这种演讲钱很好赚:前副首相、自民党主席克雷格(Nick Clegg)每次3.5万英镑,布莱尔4万,都比约翰逊爬格子多几倍,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最多一次竟然进账48万英镑!

卡梅伦如果不再当下院议员,还可以进上议院(House of Lords)。上院议员基本是个闲差,政治影响力远不如美国国会参议员。他们并非民选产生,而是由首相或上院任命委员会推荐。

撒切尔夫人、卡拉汉等前首相走的就是这条路,但最近几任首相如梅杰、布莱尔和布朗都对颇受争议的上院议席敬而远之。

运动选项:看球打球,划船骑车

以上这些工作都比当首相清闲太多,一下多出很多闲暇时间的卡梅伦,可以好好享受家庭生活,例如下厨为老婆孩子烧几个菜。

或者趁着孩子们学校放暑假,陪他们到海边游玩消闲。这是他和在乐队演奏提琴的妻子萨曼莎在英国康沃尔海滨度假。

还可以划船泛舟,尽管他上牛津大学时没进过划艇队,无缘参加与剑桥的百年PK。

这是2014年6月,卡梅伦赴瑞典出席欧洲四国峰会,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和瑞典首相赖恩菲尔特(Fredrik Reinfeldt,划桨者)在后者的夏季度假屋附近的湖中泛舟。

他也会有更多时间看球。卡梅伦是阿斯顿维拉队的拥趸。这是2012年5月在德国出席G8峰会期间,他和西方七强首脑一同观看切尔西队与拜仁慕尼黑的欧洲杯决战。根据他和默克尔的表情,不难猜出哪支队是赢家。

其他很多球类运动,卡梅伦都会玩一点——毕竟是贵族学校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毕业的。这是他在打橄榄球。

2013年2月他在率贸易代表团访问印度期间,在孟买和东道国青少年队一起打板球。

还记得他和奥巴马的“乒乓外交”吗?这是2011年5月的事了。在中国被推崇为“国球”的乒乓球,发祥地却是英国。

在耐力运动方面,卡梅伦素以酷爱骑行著称。2005年12月,这位29岁的青年才俊当选保守党主席。半年后为了迎战英国地方选举,他提出“Vote blue,go green”的竞选口号,即“投给保守党(蓝色是该党的颜色,工党为红色),过绿色生活”,并且以身作则,骑车往返下议院。

后来他却被发现,骑车上下班时后面跟着一辆汽车,专门为他携带公文包,他的口号于是大打折扣。(干嘛不背双肩包?)后来他又不得不为骑车闯红灯和单行道逆行等违法行为道歉。

卡梅伦骑的这辆Scott(苏格兰人)爱车价值250英镑,累计里程上千英里。2008年他在西伦敦上超市时失窃,还好最后经当地一大佬找到并要了回来。

\

他第一天重新骑这辆车去上班,要转弯时才惊恐发现刹车失灵,整个人径直飞到马路另一头。万幸没有对面来车,否则英国可能不会有自1812年以来最年轻的首相——2010年他当选时43岁,比1997年的布莱尔小一岁。

首相屈尊“泥鳅跑”

卡梅伦喜欢的另一项耐力运动是跑步。这是2009年11月一天早晨,这位反对党主席沿伦敦泰晤士河南堤慢跑时,被狗仔队拍到的照片。(《Time Out》不知给广告费没?)

此年一年保守党召开代表大会期间,卡梅伦从酒店出发跑了45分钟,时间不短。不过最后200米他是走的,有点力不从心,直到发现有电视摄像机在拍自己,才连忙撒开腿跑完最后几步。

但卡梅伦的跑步功力再平庸,至少在形象上完胜当时他要挑战的工党首相布朗(Gordon Brown)——不管从颜值身材,还是流露出的蓬勃朝气。

当然,布朗又比那些不爱运动、大腹便便的领导人强了许多。新任女首相梅据说不跑步,只喜欢健步走(她患有糖尿病,每天要注射胰岛素)。

这是2010年3月大选前不久,卡梅伦与Jodie Kidd等名人在伦敦参加“运动救济1英里”(Sport Relief Mile)儿童慈善跑。

这个活动他多次参加,这是2014年3月他携妻子和所有孩子在牛津参赛。这样的活动拉近了他与民众的距离。据BBC报道,当时一个参赛的母亲说:“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他去那儿是为了和家人一起跑。他看上去不像一个成天坐在伦敦、很吓人的大人物。”

卡梅伦则表示:“运动救济将英国一些最好的东西结合到一起。我们是个热爱运动的国家,在捐助慈善事业方面,也是最慷慨的国家之一。”

当上首相之后,卡梅伦仍不时在百忙中抽空跑步。这是2014年11月他在晨跑,前面穿白上衣的领跑者是他的健身教练,另外两个是保镖。

当时他透露说,跑马拉松、玩铁三的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曾邀请自己一起在悉尼跑步或骑车,但他谢绝了,理由是:“我想用和阿博特一起跑步来开始新的一天,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有点太快。后来他提到骑自行车,但我认为这可能要穿得太运动,与竞选连任有点不搭调。”(此时他已宣布翌年5月举行大选)

他更习惯在“游客爆满”的伦敦公园里跑步,具体地点就是西敏寺(Westminster,英国议会)附近的绿地;他自称跑步水平很一般,只是一个从游客身边跑过的“中年、微胖”慢跑者;尽管经常跑步——每周两次,但在激烈运动方面,岁月毕竟不饶人。

尽管如此,卡梅伦对跑步还是乐此不疲。这是2014年12月,他在牛津郡Chadlington村参加Great Brook Run(大溪跑)。

参赛者必须在冰冷的溪水中跋涉。

两年前他也参加过这一赛事,当时膝盖多次蹭破皮。这次他学乖了,套上护膝。

赛事的口号是“Run. Get wet. Have a pint.”(跑步,湿身,喝一杯)。首相也不能免俗,完赛后来一杯大麦啤酒(ale)。

跑步在英国政界已成为风尚,保守党财政大臣奥斯本、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工党前主席米利班德(Ed Miliband)都跑步,工党大佬、原影子财政大臣鲍尔斯(Ed Balls)甚至数次完成伦敦马拉松。

和咱们一样喜欢跑步的领导人,看上去是不是更酷、更精神,也更顺眼?

本文链接:人物 - 告别唐宁街10号,卡梅伦有更多时间跑步了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