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北马女子第八! “西雅图一姐”的中国首战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西雅图一姐”刘子杨,要在北京跑她的第一场国内马拉松!

9月17日北马的前一天中午,在北京一家意大利餐厅,笔者和这位留美博士后兼两届西雅图马拉松冠军首次会面。

“只求进三”

和照片上看到的一样,32岁的刘子杨身材小巧——身高1米57,体重48公斤,说话爱笑。

她是从老家天津过来的,上午刚领完参赛包,顺便在鸟巢附近跑五六公里熟悉赛道;北马报名也是先经过抽签。

刘子杨虽然以前没参加过国内比赛,和北马却有过一面之缘:三年前她回国参加研讨会,因为一块来的导师喜欢游泳,他们就去水立方体验那个奥运泳池,出来正好碰上北马选手在冲刺。

“我都不知道那天是北马。当时已经开始跑步,但是没注意跑马拉松这件事,没有到处搜比赛,每年只在当地(印第安纳州)参加一个比赛——因为没时间,锻炼都是5点起来。”她说。

\

对于第二天的国内首战,刘子杨表示:“这次真的没有目标,就是想别对不起自己,毕竟训练那么多年了。希望起码能跑进3小时,因为现在比赛一般都在2:55到2:57之间。”

她不敢冀望过高,主要是担心天气的影响。今年5月1日在温哥华马拉松,正是因为天热,她跑出3小时02分的近年最慢成绩。

“其实那天还不是特别热,湿度跟这边也没法比。在这里跑2:5x挺不容易的,热天对酶的活性有很大影响,心率也高。我感觉自己的心率比在西雅图时高很多。”

刘子杨比赛时平均心率一般在150左右,跑到最后也就一百六七十。她的静息心率只有46bpm。

她手腕上戴的跑表,是才买两个月的Garmin 735xt(美国卖440多美元)。这是块铁三表,“游泳和自行车都可以记录,但心率不是特别准,虽然我已经系得很紧,都勒出印来了。心率带更准一点,但我戴过一阵,不喜欢。”

她觉得自己的感觉比表更准;“如果我看表的频率太高,就说明我状态不好(笑)。”

在华盛顿大学从事运动科学研究的刘子杨,曾在实验室给自己测过最大摄氧量VO2Max,读数高达68ml/kg/min。根据此数值和她的年龄、性别,可推算出她的马拉松最好成绩有望达到2:26:49——女子专业高手的水平!

但对于第二天的北马,刘子杨仍持保守态度,因为赛前一周感觉腿部状态不是很好,倒不是有伤,而是可能有点训练过度,没有taper(减量),所以没缓过来。

不过,她也向笔者打听特邀选手人数,应该是在估算自己的可能名次。今年北马共有13个女子特邀选手:

比赛日

9月17日凌晨3点左右,刘子杨已经一觉醒来。这几天她都是这个时候醒的,大概是时差还没倒过来。

她躺到4点钟,然后起床洗澡。赛前餐是面包(一个馒头的份量)和茶水。她带了几个胶,赛前吃一个,两个放在短裤的前面口袋,两个插在运动bra里,手里还拿一个能量软糖块。

因为听朋友说北马起点极其拥挤,必须早去,她提前一个半小时,六点左右就到了;“我住得很近,走过去的。”

为了节省时间,她没有存包,比赛服外面只套了件旧衣服,起跑后就扔进垃圾箱。

在美国参赛时,刘子杨通常会先在起点热身跑大约两公里,而北马起点人多出发区小,她只能在小范围内跑跑跳跳。

“起跑有些混乱。我的位置在第二排,一起跑就变成第N排,B字头的都冲上来了。志愿者拦成一排,我觉得也挺危险:被选手冲倒了怎么办?不过还好,没听说有大的事故。”她回忆说。

第一个5公里的速度全程最快:20分06秒,平均配速4:02。

刘子杨解释说,这并非自己的本意:“起跑那两公里本来没想那么快,但是他们都往前冲,我怕被挤倒,所以也跑快了一点。我一般前5公里会稍微慢一点,压压速,跑21分钟左右。我还以为中国水平相比美国低一些,没想到大家冲得那么凶(笑)。”

她和没有认识的人结伴跑,不过周围有很多男生,有的还帮她拿海绵。一壮汉不知为何见她加速也加速,她想绕过去他也毫不避让,胳膊肘几乎打到她。“我猜他也不是故意的,可能只是想一起跑。”

10公里过后,刘子杨跑得很稳,配速保持在4:16至4:20之间,第8个5K还跑出全程第三快速度;可惜最后1公里抽筋了,只得停下来抻一抻,导致最后2.2公里配速掉到4:45。

“如果没有抽筋的话,我感觉还是挺好的,倒数第二英里跑了6:38(4:07/公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抽筋了,我觉得可能和比较兴奋有关系,美国毕竟没那么多人。我父母和朋友去给我加油——在8公里、25公里和终点附近。”

最终她用时2:59:52完赛,正好完成进三的目标。她觉得成绩不太理想,分析说:“我嗓子有点疼,可能对空气不太适应,特别渴;喝了好多水,每个水站都喝,从来没喝过那么多水,有点打乱节奏。”

不过,刘子杨的名次却超出她自己的预期:女子第八。“他们好像请了十几个特邀选手;(在起点)她们出来时,我数了也有十几个,可能有退赛的。”

她说自己没有追上黑人,只超过一个朝鲜或亚洲某国的;休息区还有两个埃塞俄比亚选手在接受治疗,不知是不是退赛了。她自己赛前在脚底贴了些胶布,跑完没有水泡和血泡。

据北马竞赛规程,男女选手正好奖励前8名;第8名奖金1000美元,需扣税20%。

“完赛后他们给我一个第八名的牌儿,直接把我领到特邀选手休息区。后来发现我不是特邀的,就把我放在那儿了。我找了半天人,问他们还有什么仪式吗?他们才告诉我:你可以走了!奖金要等成绩确认后才发。”刘子杨笑着说。

和美加的比赛相比,她觉得北马“总的来说还可以”,只是人比较多;气候和空气则差很多,那天北京不算特别热,但相比现在西雅图的10度左右还是有些不适应。

“起跑和赛后组织有待提高,不过起跑前听国歌还是挺感动的,不禁眼眶湿润。赛道我觉得挺好的,两旁的群众都很热情,不比波马差。警力还算可以,我就看到一个人穿过人群跑进赛道。参赛包、完赛包都和美国差不多。美国赛后食品一般放两边,你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北马的放在袋子里,不能多拿。”

冠军训练法

为了此次北马,刘子杨从8月开始准备——就在7月底跑完华盛顿州白河50英里越野之后(成绩是8:44:19,女子第五)。

“网上有很多训练计划,但我从来没跟过,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又是学这个专业的。很多计划都要求持续高公里数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样容易受伤。所以我如果有一周大跑量,下一周我起码要少20%左右。”她说。

她还总结出一个规律:如果周跑量上100迈(160公里)的话,就不能有太多爬升。备战越野超马期间,她有一周跑量达到100迈,爬升还特别多,结果下一周就受伤了。还好她知道如何恢复,所以影响不太大。

她把系统性训练放在周三、周六和周日。

周三短间歇,6x1600米,配速6:10/英里(3:49/公里);有时也跑20或30个400米,每个控制在1:30。

\

周六练速度耐力,以长间歇和节奏跑为主:6x2英里,4x3英里,或者2x6英里;节奏跑通常15英里(24公里),配速6:20至6:30(3:56到4:02/公里)。

周日长距离,20英里(32公里)LSD,配速一般7:20(4:33/km)。

周一算休息日,只从家跑3英里到公车站,再搭车去学校;周二恢复性训练。

一个训练周期大约持续两个月,平均周跑量七八十迈(约113至129公里),每个训练周期争取有一周能到100迈。

训练在跑步trail(小径)上;这种trail有的很长,可以从她家一直跑到学校。只有间歇是在操场,因为干扰少。美国操场人很少。

力量练习每周一次,特别是跑超马之前,都会进健身房训练,因为超马对平衡的要求比较高。

刘子杨的交叉训练方式主要是骑车,有时从家骑到学校,单程25迈(40公里)。去年她得了脚底筋膜炎,摇滚马拉松后停跑一周,每天骑车去学校,来回80公里。

她加入的西雅图跑步俱乐部(SRC)每周三集训,在操场或草地上;“现在是美国的越野赛季(cross country season),俱乐部也有越野跑队。会费不贵,两年80美元,训练、衣服、活动都在里面。”

俱乐部的队友和教练对她都特别支持,不参赛的人会在赛道沿途给她加油;“摇滚马拉松前半程我还是第三,他们告诉我前面两个领先我多远。”

在美国拿冠军的感觉

1983年11月出生的刘子杨,于2008年底赴美,目前拿的是中国护照,美国绿卡。她还有一个孪生妹妹在加拿大。

她说自己在国内读书时,“体育挺好的,不过那阵子大家好像都逃体育课(笑)”。她参加过小学运动会的800、1500和3000米项目,“没什么名次,就是跑着玩”。

刘子杨第一次马拉松破三是在波士顿,那是2014年——恐怖爆炸的第二年,也是她博士论文答辩的同一年。“我告诉我的导师,我想把跑波马作为给自己的一个礼物。他说那你就去跑吧,别太影响工作、学习就行。”

那次她的成绩是2:57。同年年底,临近毕业(“就差一个典礼了”)的她去华盛顿大学面试,正好赶上西雅图马拉松,又顺便参加了。

那是她第一次拿全马冠军,时间也是2:57,只比波马快几秒;第二年又蝉联冠军。这一比赛没有奖金!

第一次夺冠让刘子杨颇感意外:“因为西雅图在美国是户外运动排名靠前的城市,我又刚从印第安纳过来——那儿都是平路,西雅图坡很多。不过上坡是我的强项,因为个子比较小,阻力也小。”

她从一公里后就一直领先,只是没有特别注意,也没想那么多。那时正好博士毕业,她把这次胜利当作送给自己的完成学业礼物。

此前在印第安纳州Ball州立大学读博(运动生理学专业)时,她也拿过比赛奖金,包括半程(第三)和5K、10K比赛的。后两者数额少,记不清了。

今年6月她在西雅图摇滚马拉松夺冠,奖金同样是500美元。比赛只奖第一名,去年她拿第二就分文未得。没有黑人参赛,“主要是奖金太少(笑)”。不过温哥华马拉松就有黑人,她第七,前五都有奖金。

今年的摇滚马,她跑出2:51:45的PB,平均配速6:34(4:04/公里)。后半程虽然比前半程慢,但两个领先者掉速更厉害,可能对西雅图的赛道不熟悉,前面冲得太快。

提起自己在西雅图三次赢得全马的制胜策略,刘子杨说西雅图赛道的特点是坡度大——比波马坡大很多,尤其是后半程,因此很少人能做到negative split(前慢后快);她前半程都比后半快两三分钟,“所以前面你别跑太猛就可以”。

她的5K和10K最好成绩是18:03和38:12左右;10K就在北马前不久跑的,和一个半马背靠背,作为北马训练跑;半马PB 1:24:03左右。

“以我的马拉松成绩,5K、10K应该更快一些。因为练得少,主要还是练长跑。美国专业选手一般是先练cross-country,参加越野跑锦标赛,年纪大一些了再跑长距离。”

Kona大铁和西部100都想跑一次

刘子杨目前在华盛顿大学从事线粒体功能研究,包括运动恢复和老年后线粒体和肌肉组织的退化,上班朝九晚五,偶尔要加班做实验,“现在比上学时轻松很多”。

她说美国作运动科学研究的导师,都比较爱好体育。她哈佛毕业的导师已经六十好几,还天天骑车几十公里上下班,人很健康。

她现在做的博士后项目为期三年,之后她希望留校,只是华大以科研为主,留校教书的可能性不大,想留校就得自己申请基金、找经费,难度不小,所以她现在还没想好。

“反正肯定是要留在西雅图,因为家也都在西雅图(她先生是美国人,在微软工作)。”好在西雅图有很多科学研究所可以谋职。

迈出人生下一步之前,刘子杨想看看自己在马拉松这条路上到底能走多远;“但毕竟不是专业的。要是真想有所突破,还得多下一些功夫,走半专业道路。”

她的下一个目标,显然是全马破2:50,为此希望年内能参加一场赛道难度小的比赛,例如加州国际马拉松(CIM)。问题在于,它和西雅图马拉松相隔仅一周,这让有意“三连冠”的她有些犯难。

其他赛道净下坡、容易出成绩的比赛也有,她最想跑CIM是因为有朋友在加州,而且这一赛事规模较大,容易找到配速相同的一块跑。

她希望明年再跑波马,还有柏林马拉松,“因为还没去过欧洲,想去玩”。

去年刘子杨还参加过一场70.3英里半铁:Lake Stevens Half Ironman。因为赛道特别陡,而且有急转弯,出过多次事故,所以现已停办,去年是最后一届。

去年她参赛时,雨后的地上有点湿,车子又是新买的,还没适应,所以感觉很危险,“心里挺害怕的。我妈去给我加油,她说这个自行车还是别骑了”。

\

从以下成绩可以看出,她在游泳和自行车赛段都落后不少,最后靠跑步追到年龄组第四:

此役为刘子杨挣到参加半铁世锦赛的资格——前两名有入场券,她们放弃的话后面的人可以递补上。但她也pass了:“因为没有特别练这个,所以就没去,也无所谓。”

不过,Kona仍是她心愿清单(bucket list)上的人生目标之一,而且排在西部100越野赛前面;两者都没有实现的时间表,“现在主要还是以马拉松为主,等马拉松成绩不能再提高之后再说吧。”

【更新】刘子杨刚给笔者发来微信:『我已在飞机上,收到家里消息,北马组委会来电确认国内女子第一』。衷心祝贺她!

本文链接:人物 - 北马女子第八! “西雅图一姐”的中国首战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