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他创造台湾马拉松纪录 也曾赢得全日本大学驿传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希望能借机采访到许绩胜教练,是促使笔者跑今年金门马拉松的主要原因之一。

许绩胜是台湾马拉松传奇人物,22年前他创造的台湾马拉松纪录2小时14分35秒,至今岿然不倒。

事实上,台湾马拉松跑进2小时15分的,迄今只有他一个。进2小时18分总共有4人13次,他一人独占5席;第四位是他的同乡兼门下高足:现役第一高手何尽平。

除全马之外,许绩胜还拥有台湾10000米和半马纪录。前者同样保持至今,后者直到前年才被打破。

你觉得台湾地区的总体跑步水平相对一般?在高手如云、竞争异常激烈的日本,他也曾赢得三大大学驿传之一,而且在一支名企实业团中担纲主力。

1月14日星期六,也就是2017金门马拉松的前一天,笔者在金门县政府对许绩胜教练进行独家专访。

跑出金门,见识世面

今年的金门马拉松,许绩胜只参加第一天的5公里健康跑——陪母亲完成的。到县政府与笔者会合之前,他先送母亲回家。

“我高中毕业一年后就到台湾,后来又到日本10年半,回来后一直在台湾任教,能回来的机会非常少。所以利用这次机会陪我妈妈走一走,边走边聊。”他显然是个孝顺的游子。

1964年出生于金门金城镇(位于面向大陆的西南部)官里村的许绩胜是个农家子弟,从小就喜欢撒开腿跑步。

他在帮父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之余,每天天黑后都出门跑个三五公里,尽管当年的金门乡间没有路灯。

因为有这个爱好兼特长,他经常被选派参加比赛。“我这个人就是,被派出去比赛,就要负起责任,加紧练习,所以就良性循环。”

许绩胜参加的比赛包括10公里路跑和每年的太武山登山赛。海拔253米、山顶巨石刻有蒋介石题字“毋忘在莒”的太武山是金门最高峰,登山赛路线虽然只有1公里多,但“蛮陡的”;他是这些比赛的常胜将军。

他最初练的是800和1500米;“在地区我1500米都拿冠军,800米都拿第三。”(笑)因为耐力比较强,速度能力差一点,所以就往长的方面发展。

他说自己小时候不喜欢念书,国中(初中)留级过一年。学电机的高职毕业后,喜欢跑步的他决定去台湾念体专——现在的“国立台湾体育运动大学”。这是台湾最老牌的体育院校,迄今历史已达53年。

为筹措学费,他先在刚盖好的金门县立体育场找了份工作,第二年终于东渡台中去读体专。此时他已经20岁,比其他同学大两岁。

许绩胜的第一个全马,就是进体专的第一年跑的。那是在台湾最北部举行的金山马拉松,最早的“全国性”马拉松赛,也有来自日本等国的选手。

当时他经过选拔,即将于1985年3月赴葡萄牙征战世界越野锦标赛。出国比赛前,他和队友进行一个半月集训,大家通过参加大型马拉松赛的方式备战,有的跑半程,有的跑全程。

虽然首马前他没作过马拉松针对性训练,心想跑完半程再看;“结果折返后感觉还不错,就真的跑回来了。”他还记得那次的成绩是2:28:55,第五名。

葡萄牙之行让在国内经常拿冠军的许绩胜见了世面,大受震撼,感慨自己以前只是“井底之蛙,天就这么小”。

那次越野世锦赛在一个赛马场举办。台湾选派7名男选手参赛,他已经算是其中实力最强的。

“枪响后,我几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跑那个400公尺直道,但是所有国际选手都在我前面。我回头一看:后面没几个人,只有队友和香港、澳门选手!”

意识到自己和世界水平的巨大差距,回国后许绩胜练得更努力了。

鏖战全日本大学驿传

三年体专毕业,许绩胜遇上一个赴日本留学的机会。

名古屋商科大学通过中华田径协会发布消息,要招7个留学生,希望其中之一是擅长跑步。

众所周知,日本经常举办校际路跑接力赛,而且大多会有实况转播。每逢比赛日,喜爱长跑的日本民众会守在电视机前看,这些场合也就成为各所学校宣传自己的良机。

\

“学校给我的条件蛮优渥的”——学杂费、食宿和训练费用全免,提供服装费和每月四万日元零用金,外加每年一趟返台来回机票。

许绩胜也算不辱使命,为学校吸引到不少关注:“有留学生跟我讲:你知道吗,我来念这个学校是因为你,你跑步很有名。”(笑)

由于台湾的学年6月截止,9月开始,而日本要到4月才开学,因此赴日之前,他被征调到“国家运动训练中心”参加训练。

他有一点失策:“我日文都没学就过去了。”为此本来可以插二年级的他,只能从一年级开始念,学满四年。

关于他的日语速成经历,台湾“运动笔记”网站2015年刊登的《台湾马拉松传奇 许绩胜的驿传之路》如此描述:

“许绩胜进入名古屋商大,选择了产业经营学系就读,与一般大学生一样上课,每天学校课程在三点以前结束,之后就开始展开体能训练。

初到日本时,许绩胜连五十音不会,但他下定决心要苦读日文,以最快速度融入日本社会。校方为了这七名台湾留学生提供每周一次的一对一日文老师会话教学、还有一周一次的共同日文课。

除此之外,许绩胜认为让他日文快速进步的因素是,每天一大早,陆上竞技部的监督(田径队教练)开车到宿舍载他到学校,途中边开车边用日文问他路上招牌、左右转怎么说等等生活问题,强迫他回答,训练完毕回宿舍后,又安排一个学长,强制许绩胜与他聊天两小时。

再加上许绩胜随身携带笔、纸与字典三大法宝不离手,一抓到机会就苦读,这样密集的日文学习环境,让许绩胜从第一天到学校,在校长召见时一句日文都听不懂,经过三个月之后,已经可以跟校长对话。”

每年11月在名古屋热田神宫和伊势神宫之间举行的全日本大学驿传,与关东的箱根驿传和西部的出云驿传齐名,并称日本三大大学驿传。

大学四年(1988至1992),许绩胜每年都被选中出战这一大赛,而且都跑难度较大的第一棒,距离14.6公里。他回忆说:

“第二年教练本来想安排我跑最后一棒,因为距离比较长,成绩比较好的可以帮学校缩短差距。

后来我们的栗本校长认为,第一棒比较有在镜头前露出的机会,所以还是跑第一棒。因为都是实况直播,如果你在第一集团,摄影机可以照到的话,对学校的宣传效果更好。”

第一年他成绩不算突出,第二年升至第二名,第三年更以43分46秒夺得第一,荣获区间赏。

第四年他虽然未能蝉联区间赏,但名古屋商科大学仍保住前一年的名次:第12名,这是该校史上的最好名次。

此后该校节节败退至2002年的第22名,自翌年起甚至再也无法入围这一赛事。

实业团岁月

由于大三那年勇夺全日本大学驿传区间赏,1992年许绩胜大学毕业前,已经有佐川急便、丰田汽车、NTT等实业团有意邀请他加盟,他的日文老师则积极推荐他去实力最强的旭化成。

他最终选择了佐川急便,原因是其他家强手如林,自己未必会受重用;而佐川急便的实业团比较年轻,1987年才成立;“虽然它的公路接力赛实力不怎么样,但在马拉松等单项上有不错的成绩。”

由佐川清创业于1957年的佐川急便除货运之外,还涉足众多其他领域,包括印刷、旅游等等。

许绩胜当时其实是希望继续深造,指导教授也已经帮他写好推荐函,无奈碍于囊中羞涩:毕业时他已经年满28岁,读硕士必须自费,不能再申请奖学金。

“之所以进公司,是想筹学费再回去念书。因为大学四年,学校给我奖学金,我必须为学校做一点事:参赛、训练、作宣传,所以没办法去外面打工挣钱,也就没有积蓄。”

佐川急便实业团的运动员都是男性,共有15名队员——组接力队需要的人数。许绩胜的马拉松排名第二,仅次于小他两岁的队长大家正喜(Oya Masaki)。

关于许绩胜在实业团的工作、训练和生活,“运动笔记”网站的那篇文章写道:

许绩胜每天与一般职员一样,必须定时上下班。一个星期上四天班(除周三和周末),一天两练:早上六点训练完后去上班,午休后一点到两点再工作一小时后就下班,下午三点起开始训练。周三与周六是全日练习,一日三练,周日则外出比赛或休息。工作内容是最基本简单的传票录入,队员如外出比赛,可由他人代劳。

队员集中住一栋宿舍的单身套房,已婚者有房租津贴可在外租屋。除了每月固定薪资外,还有各种津贴,多寡按成绩表现分等级论功行赏。以许绩胜1995年创下台湾纪录、获得第六名的别府大分马拉松为例,他当天出赛,佐川急便发给10万日元出场费,另外再发给80万奖金。

在实业团的6年半光阴,使许绩胜登上跑步生涯的巅峰。

1993年他不仅以14:24刷新5000米PB,而且打破两项台湾纪录:半马1:04:05(直到22年后的2015年,才被蒋介文以1:03:46改写);10000米29:12。

后者和1995年1995年2月他创造的台湾马拉松纪录2:14:35,一直保持至今。

“之所以能够有这个成绩,是因为日本的训练和竞赛环境。训练长跑要有一个team,你累了别人可以帮你带。”他告诉笔者。

许绩胜和大家正喜也为佐川急便实业团带来黄金时代,1996年该队双喜临门:

元旦在新年驿传中收获队史最佳的第七名;他负责跑10公里的第四棒。
这两员主将也因为一年前创造的马拉松PB(大家正喜2:09:33)达到奥运会A标,双双代表各自国家和地区出征亚特兰大。

佐川急便因为有两位选手同时参加奥运,在日本引起极大关注,品牌知名度大增。据说很多要交寄快递的民众,纷纷改交给该公司,使其营业额大增,估计因此增加利润一亿日元。公司也发给许绩胜300万日币的出场费,行前更为两人举行盛大的欢送会。

此后直到16年后的2012年,佐川急便才有另一名选手山本亮入围伦敦奥运会。

退役归国

许绩胜满心以为自己一年前刚创造个人最佳,在亚特兰大应该会有不错的表现;可惜两人的成绩都令人失望:他2:23:04,第57名;大家2:22:13,第54名。

“那年天气比较热,赛道高低起伏也比较大。我去那边调整得不很理想。练习上不像在日本,有教练在旁边帮你按表、供水,当时台湾马拉松选手只有我一个,也没有教练,只能自理,所以没法如愿跑出好成绩。”

许绩胜奥运会只参加过那一届,亚运会有广岛和曼谷两届,世锦赛参战最多:罗马、斯图加特、雅典等四五届。

日本马拉松他还跑过东京、琵琶湖等大赛,只有福冈例外;台湾的包括台北马拉松,最好名次是第二。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95年10月,许绩胜在高雄庆丰马拉松以2:20:07夺冠。“以往我们办比赛好像是为外国人办的一样,那一年我第一次把大型国际比赛的冠军杯留在国内。”

他在大陆没跑过全马,只参加过与北京马拉松同时举行的国际公路接力赛。

那次佐川急便作为北马的赞助商组队参赛。比赛总共7棒:5、10公里交替。该队拿了第二名,第一名是大陆的。

许绩胜在1998年曼谷亚运会过后退役。“最主要是自己身体先天的缺陷:我的左膝盖骨分裂,这里一直痛。我找不出原因,后来照X光才看到有个裂缝。骨头本来自己会愈合,但你肌肉越强,又把它拉扯开。它承受不了,所以会痛,没办法再创造好成绩,我就因为这样退下来了。”他指着左膝盖处的骨头突起解释道。

退役后他马上回台湾。他向笔者坦言:

“要去日本之前,我就想清楚:我父母都没有念过书,但他们的身教告诉我,一个人不能忘本。我去日本念书是因为要创造成绩、学习外国语言和他们的训练方法,同时扩大视野,而不是为了工作。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学成归国来服务,虽然听起来好像是给自己戴高帽。

我进公司最后几年的月薪是45万日币,因为我是运动员,还有很多福利,生活很好过。但是我在那边不是为了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有一份稳定的薪水收入,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回来的,帮国家一点忙,尽一己之力。特别是我生长在金门战地,受到过军事教育和父亲的灌输。”

据他所知,有类似经历的台湾高手还有一个,叫王珍辉。此人在台湾跑800、1500米,到日本改跑5000和10000米。虽然首马就跑出2:21,但他不想跑那么长,加上毕业后好像在日本实业团生活不习惯,没待多久就回来了。

名师高徒

旅日归来后,许绩胜先到“国立体育大学(以前叫学院)”的教练研究所念两年硕士。

\

他希望当教练,但因为台湾没有实业团,如果要把他学到的知识和经验传承下去,只能在大学里面——台湾田径运动员大多都出自校园。而要在大学里面任教,必须拥有硕士学位。

1999年许绩胜硕士毕业,进彰化大叶大学任教;“这也是圆了我的梦:希望能把自己学的东西带给年轻一代,也希望为国家做一点事。”

他负责教前几年学校招收的体育质优生。后来学校没有再招收这类学生,他只能指导水平一般的乙组学生。

在大叶大学10年之后,许绩胜又在“国立台湾体育运动大学”谋了份助理教授的职位,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

“我们是公立学校,没办法在外面兼职。我们这边跟大陆不同:大陆的教练是专职教练,我们也是学校的老师,除了训练,还要上学科和一些相关的术科。”他告诉笔者。

他负责带中长跑运动员,教的学科是训练法和田径课;后者是体大学生的必修公共术科。

他居然还教羽毛球课。“以前我只会跑,退下来因为教职的需要,我就去学很多:羽球、篮球、游泳、保龄球。因为在学校上体育课,你必须要多元。”

他执教的运动员包括台湾现役第一高手何尽平。32岁的后者自从高中毕业后,就拜他为师。

他还有一个女弟子游雅君,这次刚以1:20:28在金门马拉松半程实现三连霸,马拉松实力2小时48分左右,目前在台湾排名前三,正在准备今夏将在台北举办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

许绩胜也是左营训练中心“国家集训队”的教练,会带队员直到8月比赛结束;明年还要出征雅加达亚运会。

前年的北京田径世锦赛、去年的里约奥运会(下图)他都担任中华台北队教练,率领何尽平等一男二女选手参加马拉松比赛。

\

战争阴影下的童年

对于自己小时候两岸对峙的历史,许绩胜记忆犹新:“我们金门人16岁就开始拿枪,男女都一样。全岛全民皆兵——都是自卫队。”

当时的县民每人发一把三菱步枪,刚开始还发子弹。后来因为大家忙于务农,没时间擦枪,枪会生锈,就交由村公所统一保管,派人定期擦拭。

金门人如果去台湾去,每半年还要回来接受民防训练和军事教育,否则就要把户籍迁到台湾,这意味着也要服义务役。许绩胜的户籍一直在金门。

民防训练一次10天左右,内容包括分解枪支,归零(校准)射击和50、75、100米射击。除了三菱,还要学会操作可以连发的“五七式”和机枪、手枪。投掷手榴弹必须先能将模拟弹投出50米以上,才可以扔实弹。

在他小时候,大陆的打炮是单打双不打。逢单号固定在晚上7点打,持续一小时左右。落点不固定,每次忽东忽西,以扩大宣传覆盖面。打过来的都是宣传弹。

尽管弹头没装炸药,但夹传单的两块钢片和其他弹体部分仍有相当的杀伤力。

“如果你倒霉,就会被砸到。有些人在路上走,被夹传单的钢片砸死。也有炮弹打到电影院屋顶,导致钢筋混凝土散落下来砸死人。后来我们单号就没有放电影。”

“夏天是高粱和大麦收成的时候,当时没有碾米机和脱粒机,就铺在路上让汽车碾,傍晚大家要把那些打扫收回家。逢单号炮弹打过来,我们就听声音。如果炮声远,就继续工作,近的话就赶快躲,拿起蜡烛躲进防空洞,用大碗公装好饭菜到里面吃。每个村都有防空洞,我们村的离我家只有10公尺。下雨天防空洞积水,没办法还是要进去躲。”

许绩胜记得,掉得最近的炮弹离他家大约20米。“人家讲说,老兵怕机关枪,新兵怕炮弹,因为没有经验,觉得声音很大、很恐怖,很危险;其实机关枪更恐怖(打仗时)。”

“那个时候的生活就是这样。我到台湾一阵子之后,就没有再打炮了。”

这位台湾马拉松第一高手如今只跑5到10公里的健康跑,跟别人边跑边聊天。“其实我本身不喜欢跑比赛,只喜欢跑步。”

2012年,许绩胜和家人参加台北3公里亲子跑

他的其他休闲活动包括打羽毛球和篮球,主要是为了维持体能和身材;“有时候你必须作示范。言教不如身教,你讲一大堆,他们可能没法理解,如果你示范的话,就可以一目了然。”

有趣的是,家乡的金门马拉松办了10届,他一次都没跑过:“退下来后我只跑过一次马拉松:一个好朋友办比赛,请我去捧个场。十二三年前的事了——我刚退下来的时候。”

(图片来源:除前两张由杨水詠先生及笔者拍摄之外,其余来自unbrokenrunner.tumblr.com、东森新闻云和Asics台湾等网站

本文链接:人物 - 他创造台湾马拉松纪录 也曾赢得全日本大学驿传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