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从超人到“骗子”,英国“马拉松汉子”如何自毁名声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绝大多数跑步爱好者,应该都听说过一些“跑步疯子”的励志故事:

有周末背靠背跑两个全程马拉松的;

有刷大城市的各种环路、距离上百公里的;

有奔跑数百上千公里,从A地抵达B地的;

还有连续几十天,每天跑一个全马的(例如英国谐星Eddie Izzard,今年2月中旬起在南非27天跑27个全马,以纪念该国已故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27年铁窗岁月);

甚至每天一个全马、连续跑上一年的也不乏其人。

而这一群体中最疯狂的一个,可能是英国“马拉松汉子”罗伯特·杨(Robert Young)。

连续420天,每天至少一个全马

杨的马拉松跑龄,其实只有短短两年。

2014年4月13日星期天,他和未婚妻Joanna一起收看伦敦马拉松实况直播。此前他跑过几年步,但都是五公里左右的公园跑(parkrun),和马拉松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Joanna跟他开玩笑说:我敢打赌20便士,马拉松你肯定跑不下来!

第二天早上,杨就在家附近的Richmond公园跑了一个全马。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自那一天起,他在365天内完成370个马拉松和超马,每天跑的距离最少42.2公里,最多225公里,包括参加一场5000公里跑步横穿美国比赛,他用时482小时10分钟完成,在7名全程参赛者中位居第一。这一年他的总跑量超过1.77万公里,相当于422个全马!

为了专心跑步,杨甚至辞掉工作。

那20便士他到现在还没看到,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在(完成首马的)那一刻,仿佛我这一整辈子始终挡在那儿的所有障碍都不见了,我的所有束缚都消失了。感觉就像我终于可以做自己一直注定要做的那个人。”

原来杨天生注定要做马拉松狂人。不过,跑了那么多,总该歇歇了吧?再说他的积蓄几乎已经花个精光,银行里只剩80英镑存款。

谁知他意犹未尽,又问Joanna:我能不能取出40英镑——用于购买一张到英国南部海滨城镇Eastbourne的火车票和一些吃的?原因是他忽然心血来潮,要去参加在那里举行的超马,挑战不睡觉跑步距离的世界纪录。

Joanna居然答应了!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和他们的两岁儿子亚历山大只能依靠剩下的那40英镑度日。

最终杨连续88小时17分钟(将近4整天,差不到8小时)不睡觉,跑出373.75英里(601.49公里),打破由美国超马高手卡纳西斯(Dean Karnazes)2005年创造的560公里世界纪录(80小时44分钟不睡觉)。

连续奔跑如此长的时间和距离,肯定要忍受巨大的疲劳和痛苦,哪怕你是超人。“先是我的双腿失去知觉,然后我开始在道路中央看到海豹……”今年2月,他向英国《每日电讯报》回忆说。

跑到480公里左右,杨与其说是在跑,不如说像个醉汉那样,走得东倒西歪。他要了6杯 double espresso(双倍浓缩咖啡),要求放进15颗方糖。喝下这些之后,他据说又恢复到3分多的配速。

他说要不是医生担心自己的心脏受不了的话,那次要完成400英里(640公里)肯定没问题。

完赛后接受体检的杨刚走出医院,马上又要去跑另一场24小时超马!这次Joanna终于说“不”,告诉他凡事都有个度。

但杨还是停不下来。最终他总共跑了420天,每天不是一个马拉松,就是一场超马,总距离相当于476个全马!

童年不堪回首,跑马一年暴红

杨之所以能够推翻所有“循序渐进”原则,飞快崛起为一个“超马速成大神”,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拥有常人罕有的痛苦耐受度。而后者是因为与他童年遭受的家暴相比,跑步的伤痛实在不值得一提。

1982年10月18日,杨出生于英格兰港口城市朴茨茅斯,在约克郡一个小村庄长大。

据他今年4月出版的自传《Marathon Man》(马拉松汉子)描述,他从小经常遭到父亲毒打,其残忍程度骇人听闻:用绳子悬吊在衣架上;用锤子将铁钉敲进脚掌;被塞进行李箱、拉上拉链,然后推下台阶。

“他折磨我或殴打我的时候,我只能努力关掉(switch off)痛楚。如果他再次打我、打断我的注意力,我只好去想别的什么东西。这种经历教会我坚忍不拔,保持专注。这辈子我一直在自学如何屏蔽痛感。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天生具有这一能力,只是我们想要用到多少而已。”

父亲不仅对杨拳打脚踢,也毒打他母亲和姐姐,甚至连家里的狗也不能幸免;为此他至今仍在监狱里服刑。

杨八岁被送进孤儿院,在里面度过四年。17岁中学毕业后他参军入伍,在皇家通信兵部队服役5年半;退伍后进一家特制汽车零部件公司,从事管理工作。

如果不跑马拉松,他很可能就这样默默无闻、平平淡淡地度过一辈子。是马拉松使他仅用一年就迅速成名暴红:

被票选为最励志的50个伦敦人之一;

入选《独立报》设立、由首相卡梅伦背书的“使英国成为更快乐的居住地”百人榜;

被BBC评为“你见过的六大最极限运动员”之一,其他上榜者包括骑行纵贯非洲大陆、游泳横渡大西洋的牛人,还有“越野天王”Kilian Jornet;

\

当选2015年摩纳哥国际和平与体育奖“年度冠军”;

应邀前往数百所学校,向无数师生发表励志演讲。

被称为“英国马拉松汉子”(Marathon Man UK),并出版同名自传……

今年5月14日,杨又开始一项新挑战:从旧金山跑到纽约市,冲击1980年由美国皮鞋推销员Frank Giannino创造的46天8小时36分钟吉尼斯世界纪录。路线全长约5000公里,途经14个州,需要跨越洛基和阿巴拉契亚山两大山脉。

\

“如果你想挨近这个目标,每天必须得跑超过55英里。如果你一天跑不到55英里,那就game over了。”在此行的起点加州Huntington Beach,杨告诉美国《体育画报》记者。

55英里相当于88.5公里——超过两个全马的距离。笔者算了下:如果按46.3天跑5000公里横穿美国计算,每天应该要跑108公里,不知杨是怎么算的?

迄今已有二百多人跑步横穿美国,尝试者更是不计其数。杨之前一位是美国著名女子高手、曾赢得恶水超马和撒哈拉马拉松的Lisa Smith-Batchen,55岁的她用时一年多筹备,于今年4月24日启程,可惜一周后就因为出现剧烈腹痛、被送进急救室接受胆囊手术而搁浅。

杨的态度更加放松随意:“很多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计划过度,对一切想得过多。那样的策划过程会把你弄得晕头转向。我认为计划好一切反而会制造更大问题。对我来说,我认为更主要是一种态度:啊,咱们去跑就是了(Ah, let's just go run)。”

他说自己100%重视的有以下几样:跑鞋和袜子,数据记录,还有冷却身体的冰块;“这些是我要求非常非常严格的,其他的一切我其实并不在乎。我认为你越是轻松快乐,就会跑得越顺畅,心情也会越好。”

被指偷偷搭车,“因伤”放弃挑战

听说有大神要经过自己所在的城镇,很多跑友都会希望陪跑一段,既见识牛人,又为对方打气助威。正是这样一个跑友,坏了杨的“好事”。

德尔莫特(Asher Delmott)是堪萨斯州一个跑步高手。6月4日星期六夜晚,他查看杨在网上发布的实时位置,显示他此刻就在离自己不远的Lebo小镇,于是开车追了过去,打算陪跑一阵。

“我想杨凌晨1点钟在堪萨斯的荒郊野外跑步,一定会很孤单。而且我觉得,见证这样的壮举肯定很酷。”德尔莫特后来在跑步论坛LetsRun.com上发帖写道。

\

驱车8公里之后,他终于看到那辆装饰着星条旗的后援房车,它正在用跑步的速度慢吞吞地行驶,周遭没有任何人在跑步。

德尔莫特于是先拍摄视频,后来又把车停在前面,再跑回来仔细察看,还是没发现车外面有人在跑。他打开头灯,快步追赶汽车。就在他快要追上时,那辆车加速驶离。

除了发帖,德尔莫特也上传几张加时间戳的杨实时位置截屏图,以及一段不很清晰的手机视频作为证据。他还弄到附近一个加油站的安全监控视频作为佐证,上面也是只有车,不见人。

这个帖子立即引起轰动,跃居论坛的最热门话题。到6月15日,原帖加跟帖已经有将近200个页面(目前是471页),每个页面有20个回复。

杨的回应是在脸书上传一段视频,辩解说自己跑得很艰难,两腿、双膝、跟腱、小腿肚都很痛,而且因为天太热,人也极其疲劳,加上路况复杂,因此有时会落在汽车后面。像德尔莫特说的那个加油站,他就比后援车晚9分钟通过。

不过,他拒绝公布GPS跑表数据,说要等挑战完成后才一起公布。

质疑者远不止一个。早在德尔莫特发帖前几天,已经有其他关注者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出怀疑:杨没有经常公布每天完成的里程,他发布的照片也看不出有疲劳神态。

在美国Runnersworld.com网站列出的读者评论中,有人质疑杨怎么可能长时间维持每英里6分半到6分配速(4:02至4:21/km)——这本应是他的马拉松配速,不是横穿大陆的。因为众所周知,在你的有氧门槛下跑步不仅容易受伤,恢复起来也更慢。

还有人指出,既然你想打破纪录,那记录数据就是头等大事。杨不系心率带、不每天上传可信数据太过荒谬。如果跑了那么长时间,你还能以接近马拉松PB的配速猛冲,人们肯定会提出疑问。外界的问题很正当,证明记录准确无误是你的责任。

有人则表示,杨夜晚在荒凉、无照明的街道上穿全黑衣服跑,这实在是闻所未闻。

根据杨所在的位置计算,截至6月初,他的平均日进度是108公里——正好够打破纪录。最初几星期,他的日跑量高达令人难以置信的七八十英里(112至128公里),在专业超马邮件列表Ultra List上引起一片质疑声。

杨的最后一个70英里日跑量出现6月7日——德尔莫特发帖的那一天,此后就每况愈下:6月9日,44英里;6月10日,40英里;6月11日,41英里……

6月16日,印第安纳波利斯市郊一个烈日炙烤下的炎热下午,杨躲到缓缓行驶的后援车阴影下。至此他的横穿美国之旅已进行到第34天,完成3000多公里,距终点纽约时报广场还有大约1130公里。

此时有一小队观察者在前方大约1英里处等待他们通过,他们是“世界最难超马”巴克利马拉松62岁的赛事总监Gary Cantrell和他找来的一帮元老级跑步高手。这些人既非粉丝,也不是来加油的,他们是来一探究竟:杨是不是在作弊?

Cantrell告诉《卫报》:“我当了35年会计,把这当作一项审计工作。”在他们监督的那几天,杨每天跑40英里都相当吃力,只有6月16日一天跑出61英里,而且那更像是回光返照。

6月20日下午,杨在脸书上宣布,因为伤痛——右脚小趾骨折和蜂窝组织炎(cellulitis),他已于18日终止这次破纪录尝试。他的位置轨迹点永远地停留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东郊。

对于杨涉嫌作弊一事,他的赞助商SKINS已经展开独立调查。杨自称的一切成就,如今也遭到全面质疑。

例如他的个人网站上号称的PB是:5公里15:56,10公里30:47,半马1:08,全马2:41。但笔者查询英国权威田径数据网站thepowerof10.info,发现他的5公里公园跑PB仅为18:55,半马PB 1:31:12,全马3:07:40(去年伦敦马拉松)。至于那个10公里成绩,据维基百科指出,那其实是一场7公里比赛!

在亚马逊网站上,杨的自传《Marathon Man》的最新8条读者评论,都是清一色的一星差评。这本才出版两三个月的新书,今后恐怕很难再卖得动。

罗伯特·杨先是通过一年多的狠命跑步,为自己树立起“马拉松超人”的金字招牌,但仅用一个月就把自己弄得名声扫地,“新星”原来不过是颗“流星”,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在不乏作弊丑行的中国跑步界,杨的速盛速衰现象值得深思。

本文链接:人物 - 从超人到“骗子”,英国“马拉松汉子”如何自毁名声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