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主播跑者于嘉(下)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续前)

跑步,生活和家庭

作为一个敬业又顾家的大忙人,于嘉是如何让自己每天挤出时间跑步的?

“我不需要激励自己,我挺爱跑步的。”他回答,“我实在想不出来:如果你不喜欢,怎么坚持到最后?除非为了谋生。”

他说自己是个非常投入的运动爱好者,什么运动都喜欢,从学生时代就是这样,“你不太能在寝室里找到我”,但他觉得他那一代男生大多如此(他今年36岁,1998年上大学——杭州商学院外贸英语专业),课余时间不是在操场、篮球场,就是在图书馆,窝在寝室里的不多,不像现在这么多。

对于当今的宅男,于嘉难以理解:大学时代“是你最自由、最没有压力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多让自己的身体狂野狂野么?在这方面,咱们这儿的孩子跟美欧日韩同龄人相比差一大块。作为一个体育媒体人,我真的挺难接受的”。

不过,虽然喜欢运动,2002年他参加工作后,体重还是迅速上升,到2004年圣诞节已经超过100公斤。“那是因为不懂事,老喝酒,吃大肉,熬夜,作息不规律……以为这样牛X。在我们这个行业里,这其实还挺正常的,它代表着行业的一种风气。”他解释说。

后来他开始健身减肥,但真正养成跑步的习惯,是2009到2010年的事——“一点都不早,但起码赶在所谓的跑步大潮到来之前。那时候跑特清静,不像现在那么躁,那么烦”。

现在于嘉的体重稳定在75公斤左右,跑步已经不再是为了减肥。“我跑过那么多马拉松,看过很多从来没见过的城市,看过同一个城市不同的状态,像那个法国小村库隆,还因为跑步去了北极,这些地方以后应该不会再去了吧。所以我觉得这挺好的,我挺幸福的,挺感谢自己媒体的身份。在这些美景面前,人总是特别渺小。能意识到这一点,对媒体人是很好的一件事。因为媒体人太浮躁,特别是我们这一行,会有优越感,挺招人烦的。”他感慨道。

当年喜欢喝大酒、吃大肉的于嘉,如今已经完全不碰红肉。他透露自己是先吃素,后跑马;吃素不是为了减肥,而是因为2012年母亲病重,他许了个愿:只要她能康复,自己就不吃肉。

他并不觉得吃素会导致蛋白质摄入过少,影响体能恢复:“不会啊,(身体)特别好,越来越好,早知道早不吃肉。”他属于蛋奶素,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有时也会跟家人一起吃点鱼,当作一种补充,但不会吃太多。

家里人没有跟他一起吃素,“我给她们做肉。我做饭还挺好的。我经常做,但不是每天都是我做,因为我时间不能保证”。

在跑步装备方面,于嘉对跑鞋没有特别讲究,只是“极其反对轻薄快”,原因是“我没这本事。我跟别人说就是:您少跟我说原始人光脚跑步,能拿现在的社会跟原始的社会比吗?我给你撒一堆钉子或玻璃碴子,你也光脚跑去?不可能啊。我觉得就是回弹、减震、支撑这三样,你把这三样做好了,我觉得就是好跑鞋”。

于嘉希望能多和家人一起跑步。事实上,2013年他在布拉格跑的第三个马拉松,就是和太太一起去的,她参加10公里组。回来以后,才知道她当时已经怀孕。不过,太太平时不跑步,因为她是朝九晚五的国家公务员,不像他这么自由。

两岁半不到的女儿也愿意跟他们一起跑,尤其是特别喜欢追他,最长的一次足有七八百米。“你想一个两岁多小姑娘,追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等于在田径场追两圈,挺厉害的。她就是一门心思想追上爸爸,就特别努力,真的是挺好的。希望她将来能喜欢跑步,因为确实能让生活改变好多。”

今年的武汉马拉松,于嘉背着女儿跑了四百米——不是在终点,而是中途经过水果湖他太太娘家时;“全家老小都来看你,这是多美妙的一事儿”。如果有合适机会,他也想用童车推女儿参赛。

成立“嘉友跑”,主要为公益

2014年纽约马拉松,是于嘉跑最慢的大满贯赛事,完赛时间5小时09分。原因是一周前他刚在北极圈完成一场半马和一场全马,状态不是特别好,“所以想不如给人当私兔”。

那次他为跑团队友郑璐带跑。郑璐是NBA中国公共事业部负责人,年轻时曾在纽约生活、工作,孩子也在纽约出生,怀孕期间还在哈德森河畔跑步,所以对纽约非常有感情;纽马之前她一直在忙NBA中国赛的公益方面事务,既要联系学校,也要组织NBA球队,特别花精力,因此参赛时状态特别不好。

“最后郑璐大姐安全完赛了,挺好的,我自己也挺开心的。以后有机会再去跑成绩呗。”不过对于嘉而言,纽约马拉松有一个麻烦:11月初的比赛日经常在NBA和CBA开赛之后,要请假不太容易;“等我退休再说吧。我相信我退休了还能跑。”

他参加的大满贯比赛都不是走报名、抽签流程,而是接受慈善组织邀请,“都给需要帮助的人捐了钱,而且我的成绩还不错,不丢人,所以这事不挺好的吗?总比那些纯属自己娱乐跑步的人强吧?”

每次他捐助的慈善事业不是同一个,例如波士顿的受益者是聋儿——NBA球员雷阿伦(Ray Allen)的母亲介绍的,她也跑了;伦敦则与野生动物保护相关,是姚明牵的线——他和伦马冠名赞助商维珍公司的老板布兰森(Richard Branson)一样,都是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WWF)的常任理事。“我们经常免费主持他们的公益活动,所以他们对我还挺好的”。

要拿到WWF提供的伦马名额,需要支付100英镑报名费,外加募捐1900英镑。于嘉便“先筹款,不够就自己掏呗”;“反正我自己也好,我们跑团也好,经常干这个事。我们觉得别没事老傻跑,应该做点好事。你能心无旁骛、轻松自在地跑步,也知道要回馈社会。”

他的“嘉友跑”跑团2013年成立后,第一季是给希望小学捐鞋子,捐助对象是16所希望小学和一所残障儿童小学,主要分布在西南山区,四川的多一些,因为姚基金做这个项目时,正好赶上北川地震,就以此为契机。

第一季他们做到让这17所小学的所有孩子都有一双童鞋、一个书包和一身衣服。后来跑团也做一些其他活动,比如支持姚基金的希望小学篮球季。

跑团募集来的款物,“都毫无保留、无偿地交给姚基金,姚基金派代表接收,有公证处的人在场见证,以免出一些什么问题”,于嘉透露。

“嘉友跑”现在每周活动一次,地点是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训练中心,那里除了室外田径场,还有一个田径馆,下雨时可以进馆练。不过于嘉不经常去,因为平时要等工作结束,周末要陪孩子。

篮球、体育明星和马拉松

于嘉打篮球的历史比跑步长,中学时代一直是校队队员,大学毕业后又一直以解说篮球比赛为职业,因此有很深的篮球情结。如果让他在两个爱好中二选一,他会舍弃哪个呢?

“我现在没办法,孩子太小了。过去两年里,我对她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特别大,所以我没办法打篮球。我们朋友约球的时间基本都是晚上7点到9点,正是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离不开她。离开她不到10分钟,我就开始想她。在手机没信号的地方,我看她的照片能过一两个钟头。所以我没办法,只能选择跑步。”他解释说。

假如没有这个限制条件,他可能会继续打篮球,将跑步作为一个辅助训练手段,因为以前他就是这么做的。

在于嘉认识的篮球明星中,姚明“现在也跑点步了”,但更多仍以游泳为主,因为他超过150公斤的体重和脚骨里的钢钉不允许他跑太多。

2014年10月,姚明还发起并参与“2014要跑-24小时城市接力赛”,在北京龙湾森林公园跑了两圈7公里;“濮存昕老师陪他跑了一圈,我们团的郑璐大姐陪他跑了一圈”。

于嘉写过书的林书豪“不是太跑步”。总体而言,篮球明星跑步的不多,“现在很多球员因为对爆发力的重视、对肌肉密度的需求,一般很少跑长跑,因为长跑消耗太大,人会没劲,不利于对抗。可以理解”。

不过,身高216公分、体重124公斤的已故球星张伯伦(Wilt Chamberlain)生前跑过马拉松,还参加过撒哈拉超马,尽管最终未能完赛——跑到第四天,他在野外昏迷,但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他已经跑了三天,每天一个马拉松,总里程超过120公里。

于嘉曾在马拉松赛道上遇见一些其他项目的体育明星。2014年他跑波士顿马拉松,NFL超级碗冠军队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明星外接手格隆科斯基(Rob Gronkowski)也参加了。

“当然他跑得很慢,因为身体太庞大了,能坚持跑完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真的很佩服。他肌肉密度太大了,体重特别大,而且必须有一定比重的脂肪,否则没法抗撞。”

去年在伦敦马拉松,于嘉“妄图超过一下巴顿,结果没超成。人家还是挺快,我那次多少有点时差影响”。F1英国赛车手简森巴顿(Jenson Button)是个马拉松业余高手,2015年伦马跑出2:52:30的亮丽成绩,大幅刷新2:58的原PB。

\

于嘉印象比较深刻的是,2014年他参加纽约马拉松时,NBA组织一支23人的队伍接力。NBA总裁亚当萧华(Adam Silver)跑3英里,其他人跑1英里。

“跑冲刺那一棒的是著名的“穆大叔”穆托姆博(Dikembe Mutombo),他特别兴奋。他跟我私交特别好,还跟我说:我那一瞬间找到了博尔特的感觉。这个就要当笑话听了,因为他那样跑跟走没什么区别。”

萧华也是个长跑爱好者,在接受于嘉采访时,说自己马拉松能跑310左右。他的公寓就在中央公园旁边,经常在中央公园跑步。

得知于嘉是马拉松爱好者,萧华“非常开心,他从来没听说过中国有主持人跑马拉松。其实跑马拉松的主持人不止我一个,我们这儿(央视5)的尤宁和张盛都跑过全马”。

其他中国同行的成绩显然没有于嘉好,但他自谦说:“人家没那么喜欢这个运动,觉得枯燥。我比较喜欢,因此也受益匪浅,所以就跑得挺多。这纯粹是个人爱好问题。”

高手主持人看马拉松转播

在事业上,于嘉的经历只能用“一帆风顺”来形容。

2000年3月,还在念大二、年方19岁的他参加可口可乐公司与央视合办的全国NBA解说员大赛,从上万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后优胜者之一,代表央视前往加州奥克兰(Oakland,网络百科误作“奥特兰”)解说第49届NBA全明星赛,并因此被央视看中,毕业后直接进体育频道。

\

“我没走什么弯路,没经历过什么大的挫折。我们领导对我还挺有好感的,他说这一行反正做不到大富大贵,但是你如果有志于此的话,也挺好的。我确实挺喜欢的,我热爱我的工作。”他坦言。

目前正值休赛期,于嘉工作量不大;赛季他每周要解说6场比赛。虽然上班时间不算长,但他们没有周末和休假,排班时让你半夜零点到两点上班,“没什么跟你商量的,也不算加班,你有困难自己解决,因为你签的就是不定时工作日”。

\

于嘉主持的《NBA最前线》独家专访杜兰特

虽然会有这种情况,但他仍不觉得没车不方便:“不是还有滴滴打车吗?还有跑步。夜里其实挺好跑步的,夜里跑北京特舒服。原来我挺喜欢夜跑,后来因为孩子的事,夜跑就少了。”

于嘉说自己经常看央视的马拉松转播,因为它经常会跟他的NBA比赛冲突,或者前后衔接。

大满贯比赛央视买过伦敦和波士顿马拉松的转播权,但只在5+转。他自己没有5+,想看就跑台里看去。

笔者问他对央视的马拉松转播是否满意,他指出:“全世界的马拉松转播都有固定模式,因为转播时间有限,除非波士顿马拉松炸后一周年做成特别节目,其他少有个性化的;我认为应该个性化,但各电视台的转播模式是不能个性化、杜绝个性化的,这就是问题。能不能解决或者有什么办法解决,我觉得这对世界来说都是课题,不只是央视的。”

他曾与解说马拉松的同事聊过,“我觉得人家也有人家的苦衷,因为就两个半钟头,你转什么呀?你能挑选的范围很小。马拉松转播成本很高很高,除了转黑人和后面的业余选手,你还能转什么呢?没什么可转嘛”。

至于央视马拉松转播中,当地解说员似乎有些急于推销城市的现象,于嘉认为这也可以理解:“不然呢?我们去一个地方跑马拉松,如果不看城市的话,我们在哪跑有区别吗?在操场上跑几百圈不也行吗?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他自己只客串过一次马拉松解说——去年的合肥马拉松,他和安徽一个文化专家搭档。他对自己的评价是说得“太体会化”,因为只有他跑过马拉松,经常忍不住会越扯越远,不得不踩刹车。虽然那是很有意思的经历,但他将来可能不会参与太多马拉松解说。

于嘉的成功依靠的显然不完全是运气。对于他拥有的“梦幻”工作、家庭和爱好,他都同样热爱、投入,付出很大努力。

态度当然也很重要。言谈中他自然流露的积极乐观(他最常说的三个字是“挺好的”)与谦和诚恳,对采访有问必答,毫无名人架子,这一切应该就是为他吸引来事业和人生成功的引力场。

本文链接:人物 - 主播跑者于嘉(下)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