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中国马拉松大腕陶绍明

发布时间:2019-07-12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近几年中国马拉松热的最大赢家之一,无疑是来自非洲的长跑运动员。全国各地举办的主要比赛只要名称中带有“国际”二字,从赛道上一路遥遥领先的第一集团,到赛后站上领奖台的男女前三名,几乎都被清一色的黑色面孔所垄断。

中国马拉松食物链

今年2月底的首届海南国际马拉松,当今中国体制外第一高手李子成虽然跑出2:14:18的退役后个人最好成绩,也只能排名第五,2000美元的奖金仅相当于前三名6千、1万和1万5千美元的几分之一(冠军如跑进2:11,可拿到3万美元)。

一个月后的重庆国际马拉松暨里约奥运中国选拔赛,东道国专业运动员精锐尽出。其中的云南队名将董国建尽管创下5年来中国选手的最好成绩2:11:41,仍不得不屈居亚军(中国选手首次跑进重马前三),不敌一个埃塞俄比亚同行。好在他跑进2:12,缩小了两人的奖金差距——分别为1.5万和2万美元(冠军跑进2:09:30可得4万美元;亚军若跑不进2:12,只能拿1万)。

如果将中国马拉松市场比作大雨过后的非洲大草原,那么众多业余跑者就是这片草原上正在蓬勃生长的旺盛草木,而中国专业和业余高手相当于食草动物,食肉动物则自然非所向披靡的非洲军团莫属。

不过,黑人运动员并不处在这条食物链的最顶端。在这一“狮群”的身后,还有安排他们来华参赛的经纪人。他们挣到的比赛收入,都要和这些中间商分成。当今中国名气最大的“马拉松中介”,正是现年51岁的火车头体协长跑教练陶绍明。

据媒体报道,从去年北京马拉松男子冠军,到今年武汉马拉松的男子前三名和女子前两名,都出自Tao Camp——陶绍明的训练营。

2015年经中国田协认可的全程马拉松比赛共有53场,陶绍明告诉笔者,他麾下的非洲运动员参加了其中大约30场,“能拿二十几个冠军;每场比赛基本都能进前三名”。

笔者粗略估算了一下,这相当于每年至少数十万美元、数百万人民币的营业收入,毛利应该超过百万人民币。事实上,中国的赛事只占“陶家军”参赛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余三分之二,是出场费和奖金更高的欧美比赛。

及时抓住这一商机的陶绍明,堪称中国马拉松界的大腕。咱们再打个比方:如果说30年前的出国大潮,造就了帮助中国人走出国门的俞敏洪和新东方的成功,那么近几年的马拉松热,则正在让介绍非洲运动员来华参赛的陶绍明和他的经纪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黑人马拉松选手的大举入境有利也有弊:在满足很多中国赛事“国际化”和提高成绩需求的同时,也几乎抢光赛事奖金这一大块“蛋糕”,害得原本可望以此为生的本土“赏金跑者”很难混到一口饭吃,无不怨声载道。

但平心而论,你不能因此指责像陶绍明这样的经纪人是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因为如今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基本都属于市场化运作,只要需求和利益存在,这件事哪怕他不再做,肯定也会有人出来填补空白,取而代之。出乎笔者意料的是,他也觉得现在请黑人参加的比赛确实太多了,对此他并不赞成。

以下就是近日笔者对人在北京的陶绍明作的电话专访。

陶氏训练营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到非洲办训练营?
A:2011、12年就开始办,正儿八经地办大应该是前年。

Q:现在总共有几个?都在高海拔地区?
A:我们在非洲总共有六个训练营:肯尼亚三个,埃塞俄比亚两个,乌干达一个。这些国家本来就位于东非高原。

Q:每个的规模一般有多大?
A:每个大小都不一样,运动员总共300人左右。

Q:开办训练营难吗?
A:手续很繁琐,得花钱请当地人,买车、租房子、购置办公家具,还要负责运动员的日常饮食起居……不是谁都能干的。你要得到肯尼亚田径协会(AK)的认证和许可,要拿国际田联的资格证书和他们谈判。行贿倒是不要,但门槛很高。他们要开会研究,看你是否具备资质。

在肯尼亚能把训练营开起来的经纪人不超过五六个,除我们之外基本都是欧洲人。日本也有很多经纪人在那边,但没有训练营。中国大陆地区并没有(其他)合格的国际经纪人。

\

Q:在你们开训练营的三个国家中,哪个难度最大?
A:肯尼亚的训练营最难办,操作起来很困难,其他国家都还可以。肯尼亚人多事儿多。(每个训练营)我们会在当地聘请一个教练,一个经理,可能还有一个秘书。英联邦的法律很严密,你没有完备的手续就算是非法打工。有些人在那边办训练营,如果没有AK的授权,警察找上门来会很麻烦。

Q:我们曾经介绍过,连像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这样的当今马拉松第一高手所在的训练营,其物质条件都相当简陋。
A:确实很简陋,它们大多设在很边缘的地方,不在城中心,只能满足运动员最基本的需求。其实干嘛要住那么好呢?有地方住、吃饭、洗澡就行了。主要是海拔高,训练方便。

(陶绍明与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肯尼亚人Dennis Kimetto)

Q:你们怎么招募运动员,有没有硬性的成绩标准?
A:作一次试训,行就留下。一般四五十个人一起训练,经常跑在后面的肯定不要。对新手不会有硬性的成绩达标线。水平提高以后,我们偶尔会作些测试,但一般不会。

Q:你现在主要做经纪业务,训练也会过问?
A:对。我们年初会作一个大致的计划,给高手一个总括目标。新手我都不管,高水平运动员我还是要看的。训练营每天都发过来训练计划和完成情况,我们每天都有交流。这很简单,我们本来就很熟悉,但我们不会到第一线去。每周都会有一个大概的汇总,因为运动员出来比赛,派谁要根据训练情况来决定,不能随便派。

Q:带黑人运动员与带中国运动员有什么不同?
A:黑人不需要你做工作。他们是自己要练,为了改变命运。

Q:训练营需要为黑人运动员提供什么?
A:招运动员进来,主要就是提供住宿。高水平的运动员——那些世界排名前三五十名的,还要代理他们谈一些赞助商。

Q:要给他们发工资吗?
A:不用发工资,全世界的规矩都是这样。按国际田联的条例规定,经纪人和运动员之间的关系其实是:经纪人是员工,运动员是老板。人家愿意让你服务才跟你签约。

Q:但成名的运动员收入高,年轻的新人可能没多少收入?
A:任何行业都是这样。

Q:你们和运动员如何分成?
A:这个不好说,比较复杂。标准不一样,范围太大了——从百分之一二十到三四十都有。经纪人每个都不一样。对年轻运动员(佣金只拿)百分之五的也有,有的可能都不要他佣金,因为希望跟他合作。

\

Q:这种分成也包括出场费?
A:这些百分比都是打包的——含奖金、出场费等所有收入,是打包服务。

Q:运动员出国参赛费用由谁出?
A:有时我们经纪公司负担,有时组委会负担。

“有的国内比赛就不要请老外”

Q:各个训练营会互相争夺人才吗?
A:肯定有的,这是正常竞争。运动员流动性很大。他如果不愿意跟你合作,可以跟另一家合作。我们是服务于人家的。

Q:训练营之间会不会互相交流?
A:没什么交流,都是自己练自己的,但是大家碰到了会聊天。有些比赛我们运动员不够用,也会请别家的运动员一起去,他们有时也会请我们组织一些中国运动员去比赛。我们和很多训练营都有这样的沟通和往来,大家毕竟都在同一行业。

Q:你们训练营有多少运动员在中国参赛?
A:我们运动员都在境外,过来一次就参加一场比赛,比赛完了就回去。半马我们很少参加,主要是全马。

Q:一年总共要参加多少场比赛?
A:没有商业价值的比赛我们都不参加,一般只参加比较大的比赛。小比赛一般不会来,除非组委会有要求。现在我们在中国参加的比赛反而少了,一年值得我们参加的也就30场左右。我们主要是海外比赛多,统计下来有70多场。

Q:选择赛事主要看奖金高低?
A:很多比赛不仅奖金很低,对运动员也没什么服务,这些我们就不来,也没有精力做。我们主要全力做欧美的比赛。欧美比赛奖金不一定特别高,但都有很高的出场费,又给机票,对经纪公司有很好的补偿,而且服务很完善,制度也比较健全,从非洲过去也方便,所以我们愿意去。

Q:每场比赛一般会派几个人参加?
A:不一样,从两三个到五六个都有。因为欧美比赛多,一周可能要派二三十个运动员出去比赛。一个全程运动员一年最多也就比三场左右,中间最起码要隔三个月,否则去了也拿不到奖金。

Q:国内一些体制外的运动员抱怨说,现在比赛请黑人的太多了,害得他们没饭吃。
A:这确实不太好,我觉得至少应该给中国运动员留出一点余地,所以很多比赛我们不参加。我们是以大比赛为主,这些比赛即使我们不参加,别人也会参加。

现在所谓经纪人越来越多,他们自己在网上联系几个黑人,就去参加国内比赛。有些比赛的组委会就不要请老外嘛。我就这么建议,虽然我是做经纪业务的。要请黑人也可以,那你奖金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奖励中国选手。

Q:中国某些比赛拖欠奖金,对你们有影响吗?
A:有。下周我准备在北京向媒体公开某家组委会,都拖欠我们半年了,已经超出我们最大的忍耐限度。承办公司骗当地体育局说,奖金已经支付给我们,但执行公司老板一直在跟我讲:兄弟,等一等吧。结果等了半年还不给我。下周他不给钱,我肯定会公布的,已经下最后通牒了。法律责任虽然不在组委会,但公布出来对他们也没有好处。

Q:不少报道形容你“圈养”黑人选手,好像有剥削他们的意味?
A:他们爱这么说,就让他们说去。不管是“圈养”还是“饲养”,用这些词就是为了吸引眼球呗。其实写这样的文字本身就是一种歧视:你把这些非洲人当什么了?你是不是觉得黄种人要比黑人牛逼啊?人家奥巴马还当总统,赖斯当国务卿,总参谋长都有黑人(笔者注:美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Colin Powell)。肯尼亚人医疗是免费的,孩子教育也是免费的。你以为你比黑人高一等?你给孩子上学,还得求爷爷告奶奶呢。

兴奋剂与马拉松

Q:你们的运动员有没有拿过大赛冠军?
A:拿过,比如2015年香港马拉松男子冠军。他成绩不错,2小时13分(笔者查出,是埃塞选手Sentayehu Merga)。

Q:训练营水平最高的运动员成绩是多少?
A:有进世界前十名的:有个叫Mulu的埃塞俄比亚女运动员,2小时21分多,去年世界排名第七。男运动员水平最高的应该是2小时6分多(笔者注:肯尼亚选手Mariko Kiplagat Kipchumba,2015年北马冠军,PB是2012年创造的2:06:05)。

他们和世界级水平还是有差距,但是我们应该说比较干净。我们自己管的、跟我们签约的运动员没有出过事的。

现在对兴奋剂查这么紧,这其实也是对运动员的一种保护,因为运动员在非洲还是有很多问题的。欧洲经纪人在市场化的前提下,在巨额奖金面前,还是有不少违规的。

水平越高,越有这个需要,因为出场费都是50万、100万,跑一场比赛就可以改变一辈子的命运。他们就在经纪人的操控下——其实主要还是运动员自己,经纪人操控的少。

(和俄罗斯的情况相比)非洲运动员的兴奋剂问题也非常严重。肯尼亚这一两年查出近40个人有兴奋剂问题,都是欧洲人办的训练营。Rosa去年在肯尼亚被停止办训练营3个月,其他经纪人手上还有不少有污点的运动员。

\

(笔者注:意大利医生Frederico Rosa是最早在肯尼亚办训练营的欧洲经纪人之一,他代理的运动员包括Rita Jeptoo——三届波马兼两届芝马冠军,2014年9月因为兴奋剂阳性被AK取消成绩并禁赛两年)

大家也没有办法,因为没有一个完备的检查制度。运动员散落在山里,交通不便,通讯又不发达,要找他们很难。

我在中国国家队当过教练,我最了解了:查兴奋剂目前中国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没人比我们做得好。因为我们的申报制度非常严格,实际上超过了反兴奋剂组织的要求。

Q:但中国也出过兴奋剂丑闻。
A:中国虽然也有运动员出事,但那是个别现象——少数教练带的几个运动员,而肯尼亚是大面积的,四十几个人。他们没有完备的制度,而且肯尼亚和俄罗斯运动员都是国际田联查出来的,查出来后还隐瞒、包庇;我们是自己查出来的。

中国跑马拉松的还是太少

Q:你好像一直都很忙?
A:现在事情很多。我们自己有赛事公司——国内两个,国外一个,业务很多,所以平时基本没有什么时间。

国外公司叫专门做境外大满贯之类比赛活动,国内公司一家专门做总体比赛运营,叫英陶国际赛事管理公司,这是我和我的运动员孙英杰成立的。我们合作做这些事,是考虑到既有市场需求,自己也有资源来把这些做好。

我们已经签了一些比赛,正在做;办比赛太麻烦了。包括今年9月的盘锦马拉松,一个有央视直播的全程比赛;还有六盘水、贵阳等马拉松,我们在帮他们做国际推广,北京、上海马拉松也是。所以事情太多了。国内还有一家公司做国内比赛的精英运动员经纪,设在兰州。

Q:你们请了多少员工?自己出资金还是有投资?
A:国内请了不到20个人,因为有赛事公司。投资自己出一部分,还有赞助商和合伙人。

Q:业务主要有几部分?
A:现在有三大业务:在非洲的训练营;一个美国公司联系世界各大比赛,做经纪业务,安排训练营的运动员参赛;还有赛事经办。

Q:现在还跑非洲?
A:跑,一年两次左右,有团队跟我一块去,因为有很多事情。去一次一般肯尼亚、埃塞俄比亚这几个国家都会去。

Q:你当教练多少年了?
A:1989年我从上海体院运动训练专业毕业后,一直在铁路系统做教练。先在铁道部下面一所大学——设在南昌的华东交大(陶绍明出生于江西南昌),后来火车头体协需要教练,我才过来做。

现在也是经纪人兼教练,主要带非洲的运动员。非洲运动员的训练基本上还是我们在制定。那边的教练团队会执行我们的计划。

(笔者注:火车头体协是中国成立最早的行业体协,隶属于铁路总工会,是当年铁道部的直属单位。它成立于1952年,比国家体委还早4年。在1980年代末鼎盛时期,它曾拥有田径、摔跤、篮球、足球和体操等十几支队伍,外加一所运动学校,但从一二十年前开始已经风光不再。)

Q:现在还在火车头体协?
A:还在火车头体协,头衔还是教练,但那边基本上只作咨询,不带队员。我也是耐克的亚太地区马拉松长期签约顾问,提供训练和参赛咨询。

Q:中国马拉松水平为什么上不去?
A;中国跑马拉松的人数还是太少。现在的马拉松热主要是大众娱乐,专业队和体校里面练马拉松的人太少了。还是要有动力,而现在的青少年都是独生子女,生活条件变好了,加上运动员收入不好,这些都有很大影响。

但中国有些女子运动员经过训练,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应该没有问题。过去能做到,现在照样能做到。需要时间,需要一些好的改变吧。

我们也在做这个事情。我们在帮助一些省队引进我们的签约教练,其中一些欧洲教练(带的徒弟)曾破世界纪录。我们准备把这两个教练引进到中国,让他们带中国运动员。这些都是我们的新业务。再过三到五年,经过这种训练的运动员,应该会达到世界比较高的水平,应该可以提高个三四分(钟)吧。

Q:你自己跑马拉松吗?
A:我自己不跑马拉松,全马、半马都没跑过,一般就跑个10公里左右,50分钟左右,就是健康跑。我不喜欢自己一个人跑步,还是喜欢打打(网)球什么的。

Q:自己不跑还能教导别人?
A:我们是专业研究这个的,早就把这个搞透了。


本文链接:人物 - 中国马拉松大腕陶绍明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