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世界上马拉松跑最快的国会议员

发布时间:2019-07-12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今年5月,我们在报道肯尼亚公布里约奥运会马拉松国家队名单时,曾提到在三名男队员中,有一人的选择非常令人费解。

此人就是33岁的卫斯理·柯里尔(Wesley Korir),今年波士顿马拉松第四名——虽然在肯尼亚选手中排名第一(前三名均为埃塞俄比亚人),但成绩仅为2:14:05。

柯里尔运动生涯的最辉煌时刻,是2012年获得波马冠军(2:12:40)。不过就实力而言,他在肯尼亚并不突出,PB是2012年在芝加哥跑出的2:06:13(第五名)。自那以后,他再也没进过2小时10分,那年波马也是他最后一次站上领奖台。

称职敢言的国会议员

在强手如林的肯尼亚,柯里尔之所以被选中,而且被任命为里约奥运会肯尼亚全体运动员的队长,应该和他的另一个身份有关:肯尼亚国会议员。

去里约之前,他表示“很兴奋自己成为世界上首位参加奥运会的在职国会议员”。

肯尼亚的国会议员颇具影响力,可不会被用来奖励体育明星、让他们充当花瓶和摆设;每一个议员,都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

柯里尔的马拉松水平在肯尼亚算不上一流,但他绝对是全世界马拉松跑最快的国会议员。这一独特的身份,也使得他的故事在众多非洲马拉松选手中显得特别有趣。

先说柯里尔在里约奥运会的表现。一句话概括:他跑砸了——中途退赛!不过按照他的说法,这不是他的错。

他和另两名队友、今年伦敦马拉松冠亚军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和比沃特(Stanley Biwott)一直跑在第一集团。事实上,第一个通过半程点的人正是柯里尔。

但在30公里补给站,肯尼亚官员把他和比沃特的饮料弄反了。

“他们递给我Stanley的专用饮料,而把我的递给他,导致我俩都出现严重的胃肠问题!”8月21日男子马拉松比赛日,柯里尔在赛后连发推特怒斥道,“肯尼亚官员连补水都能搞错!!!现在非常恼火!!!”

他还解释说:“在一场比赛中,精英选手会每隔5公里放一瓶专用饮料。我用的是@drinksword,和Stanley用的不一样。”并发帖证明,连基普乔格也曾遭遇没人给他递饮料的窘境:

柯里尔说的应该是实话。从5公里分段看,他第七个通过30公里标志,用时1:33:16,只比当时排名第二的冠军基普乔格慢1秒。

此后基普乔格提速发起进攻,他却逐渐掉速,第8个5公里竟然跑了29分23秒——配速暴跌至将近6分的菜鸟水平,几乎两倍于前面的5K分段!

这也是柯里尔跑马8年以来的第一次退赛,而且在15名DNF者中,只有他坚持跑到40公里。比沃特最后一个成绩是35公里。

这次补水乌龙事件,断送了柯里尔“永不放弃”的一世英名——这一点我们后面还会谈到。它也再次证明一点:这位民意代表一向心直口快,不平则鸣,面对问题他绝不忍气吞声,息事宁人。

今年5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吊销肯尼亚相关机构的资质,原因是该国的反兴奋剂立法不合规,当时柯里尔就抨击,这是政府体育部官员对法案上下其手造成的,害得肯尼亚田径选手差点去不成里约。

奥运会闭幕后,他又吐槽了。原来就在各国选手欢喜返回、受到热烈欢迎之际,肯尼亚选手却只能待在里约——因为要等便宜的回国航班!

他还上传照片的视频,说直到8月24日周三夜晚,肯尼亚全体奥运选手还住在危险的里约贫民区,半夜居然不时响起枪声,运动员被奉劝晚上不要出门。

唯一的例外是马拉松冠军基普乔格,这位不差钱的“世界马拉松先生”自己买机票先走了,而包括女子800米铜牌得主和竞走、拳击等各个项目的选手都被迫滞留。

“这是全非洲最优秀、田径排名世界第二的团队,他们却这样对待我们。他们在等便宜航班,我猜25号的最便宜。”柯里尔的推特帖写道。以下帖子他@的对象之一,是肯尼亚总统肯亚塔(U. Kenyatta)。

他作为全体运动员的队长,“凌晨3点还不能睡觉。必须等到所有运动员离开(才能走)”。

听说体育部长要召开记者会,他的回应是:“请这样问他:为什么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接我的电话?!”

肯尼亚运动员最终乘第二天(25日)下午4点的航班回国——估计和柯里尔的吐槽不无关系。

很显然,这位国会议员是个非常称职的民意代言人,绝不是一台滥竽充数的“举手机器”。

话说一个跑马拉松的,怎么会当上呼风唤雨、地位显赫的国会议员?事情还得从他的身世说起。

\

越洋留学美利坚,决意一去不复返

1982年11月15日,柯里尔出生在肯尼亚西部农村小镇Kitale。那里距离首都内罗毕大约5小时车程,位于海拔两千六七百米、盛产中长跑高手的裂谷地区,邻近的Iten镇号称“冠军之乡”。

他的成长过程和其他肯尼亚运动员大同小异:小时候每天跑步上学(他自称是因为赖床晚起、怕迟到),单程8公里,中午还要跑回家吃饭。不过,直到高中毕业以后,他才开始参加比赛。

他也得到一个命中贵人的提携:同乡Paul Ereng——1988年汉城奥运会800米冠军。后者1987年赴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留学,1993年毕业后被得克萨斯大学埃尔帕索分校聘为越野教练,成为第一个在美国当田径教练的肯尼亚人。

Ereng利用他在美国大学教练同行中的人脉,为这个小同乡在肯塔基州Murray州立大学找到一个留学机会。这所四年制公立学府不算一流名校,但声誉也不错:连续24年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为美国最佳地区性大学之一。

2004年前往美国时,柯里尔兴奋不已。“我记得当时我对上帝说:哈利路亚!我已经离开这个穷乡僻壤,要去那个富庶国度。在心里和脑子里,我根本没想过会回去。”后来他回忆说。

抵美第一年,柯里尔在俄亥俄谷大学运动会上夺得5000和10000米第一,可惜一年后学校不再保留男子田径和越野队,他只好另觅出路。

Ereng又为他联系上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大学的田径教练Ron Mann,柯里尔于是转学到以医科和体育见长的这所美国最古老市立高校,并于四年后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

在新学校,他打破从1500米到5000米多项室内外纪录,并多次赢得全美大学生冠军。

2007年柯里尔回国探亲,不巧遇上肯尼亚大选后的暴力冲突,一度被一个流寇集团抓壮丁。他越境逃到乌干达,当了两个月难民,最后才得以回到路易斯维尔。

这一遭遇让他对祖国更加敬而远之。“跨过边境时,我看着我表弟(他不得不回去),告诉他:拜拜,咱们不会见面了。我要去美国,而且会永远待在那里。这是当时我的心里话,但我要告诉你,上帝有不同想法。我相信当我这样说的时候,他正在天上大笑。”

\

2008年12月大学毕业前,柯里尔才开始跑马拉松,首秀是同年10月的芝马。作为大众跑者,他比精英选手晚5分钟出发,结果以2:13:53跑出公开组第一、全场第四。

第二年5月,他在洛杉矶第二次跑马拉松,将成绩大幅提高5分半钟至2:08:24,折桂并创下加州境内最好成绩。2010年他蝉联洛马冠军,但2011年名次掉到第四。

拥有美国绿卡的柯里尔,于2010年3月和加拿大同学Tarah McKay结婚——她是路易斯维尔大学田径队越野跑队员。(下图为2015年10月,夫妻俩在多伦多参赛)

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后来又创办肯尼亚儿童基金会,旨在改善该国的教育和医疗卫生,目前300名学童承担学费,资助2000个农民,并提供数以百计的就业机会。

在里约奥运会之前,柯里尔的马拉松大多是在美国跑的,美国之外只参加过肯尼亚Lewa自然保护区的Safaricom马拉松——就是英国凯特王妃的妹妹Pippa Middleton选择的首马。

\

芝加哥马拉松他从2009至2015年几乎每年都跑,仅2013年改跑纽约马拉松。2011和2012年在芝加哥,他先后创下2:06:15和2:06:13的好成绩,获得亚军和第五名。

2012年波士顿马拉松,柯里尔击败四个实力进2:06的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高手,包括一年前跑出非正式世界纪录的卫冕冠军穆塔伊(Geoffrey Mutai)和2010年冠军Robert Kiprono Cheruiyot。

此后波马他只缺席2014年一届,不过都没有进前三,最好成绩是去年的2:10:49。

跑步只是手段,政治才是目的

2012年冬天,柯里尔决定竞选肯尼亚国会议员。三年后他在芝加哥向美国媒体如此解释自己的从政动机:

“我问自己那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停滞不前?并意识到导致我们没有进步的原因,是领导人太差劲。于是我想:干嘛不进去(政坛)呢?成为你想要的改变,这就是关键。”

第二年3月他成功当选,成为肯尼亚国会首位无党派议员,代表家乡Cherangany选区的30万民众,并加入国会的劳动和体育两个小组委员会,月薪1万美元。

他说自己是“最年轻的议员,也是最瘦的”;他发现“(其他)议员都很胖”。(下图为今年7月柯里尔和肯尼亚副总统在一次活动中)

当选后一个月,他再度参加波马,结果仅获得第五名。“在波马前一边争取当选、一边训练真的很难。”2013年纽约马拉松赛前,他告诉美国媒体。

2013年波马,正是发生恐怖袭击的那一届。事发后,这位新议员开始履行自己的新职责:“当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保所有肯尼亚人都平安。”他挨个敲开每个肯尼亚特邀选手的酒店房门,以确信他们都没事。

“议会里有一台跑步机。我刚到的时候,它运行得非常慢。后来工程师把它修好了。”议员休息室还有一张长沙发,可以供他在开会和训练之间恢复。有一次他走过去准备躺下时,听到身后有同事在说:“嘿,别挡这个跑者的路,他需要睡觉。”

作为议员,他住在距离首都1小时车程的地方,随从人员有六名:“一个司机,两个保镖,一个个人助理,一个秘书和一个经纪人。”

纽马赛前,他提前一两周到路易斯维尔训练,包括节奏跑和1600米间歇;离开肯尼亚前,他还利用周末完成几个32到35公里长距离。

对于自己的双重身份,他指出:“有些人觉得我疯了,其实我是把跑步用作一块垫脚石,通过跑步,人人都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因为它给予他一个更受关注、更强有力的平台。

他很自信自己能够平衡好议员和跑者这两个角色。不过,2013年纽马他战绩平平:2:11:34,第9名,名次还不如日本的今井正人(第六),但好于川内优辉(第11)。

他在议会重点推动的政治事业是减少贫困,尤其是通过提供清洁水和医药;他也致力于运动员保护,打击“现代奴役”现象,即外国经纪人设立训练营,从中选拔出一两个尖子,对其他人则放任不管。

他能够随时来美国参赛,这让他的议员同事羡慕不已,“这次想和我一起来的政界人士太多了”。

2012年波马夺冠,让柯里尔在肯尼亚大大出名;“我两度赢得洛杉矶马拉松,但没人跟我谈起这个。大家说的都是波士顿马拉松。”

他经常把自己从跑步中学到的一个经验,分享给他服务的贫困选民:“永不放弃。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只有最强劲、准备最充分的人才会赢。”

柯里尔的政治雄心并不止于当议员。他在推特账号的自我介绍中直言不讳地表明抱负:“我爱上帝和我的家庭,我希望有朝一日成为肯尼亚总统!”

本文链接:人物 - 世界上马拉松跑最快的国会议员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