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中国超马王”赵紫玉

发布时间:2019-07-12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6月19日上午9时,2016西樵山国际超级马拉松在广东佛山西樵山影视城落幕。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场24小时超马正式比赛,也是首场获得国际超马协会(IAU)认证的赛事。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中国24小时超马纪录保持者赵紫玉虽然也参加比赛,他的名字却没有出现在成绩榜前10名,甚至在前50名中都无从寻觅。最后经他提示,笔者终于在男子成绩榜的末尾找到:诚如他所说,排名倒数第一——男子第76名,完成距离仅34.5公里!

“赛前整体状态不佳。首先,给村跑踩线右脚扭伤,然后提前答应好的‘地球之巅极限赛’踩线6月6至14日西藏阿里之行如期前往。在高原由于肺积水还挂了一天吊瓶,高原回来后身体整体感觉虚。”赵紫玉向笔者解释道。

(注:村跑指的是4月24日在福建漳州长泰山重古村举行的22公里越野赛,赵紫玉以1:43:10获得第一。)

原来如此。在跑了不到一个全马距离之后,他策略性地决定放弃,“停下来服务我的团队”;此次他应邀组团80余人参赛,主办方(香港超马协会和当地政府及企业)为他们提供报名费折扣。

事实上,赛前他已经向笔者透露,对佛山超马的成绩不抱奢望:“天气热,没办法!”要破自己保持的中国纪录,希望只能放在12月3日的台湾东吴大学国际超马赛上。

中国唯一的国际级超马跑者

不过,赵紫玉并不需要用这场比赛来证明自己。他拥有24小时超马243.3公里的中国纪录——去年1月创造于香港;10个月后在台北的东吴大学超马,他再次达到240公里的国际级标准。

相比之下,此次西樵山超马冠军、英国人Daniel Lawson的成绩是221.09公里,来自香港的亚军邬棕辉是217.35公里,都只达到200公里的国家级标准。

跨越这条线的中国大陆选手仅有三人:男子第四颜齐军208.15公里,第五蔡锋201.25公里;女子冠军单盈207.00公里。换言之,赵紫玉的“中国超马王”地位目前仍无人能够撼动。(当然,如果比赛不是选在如此炎热的季节,情况可能有所不同)

尽管此役选择弃赛,他仍然认为,佛山超马意义重大:“24小时超马是国际上流行的超马,就像全马才叫马拉松,半程、10公里都不算。超马现在国内只有福州12小时和济南12小时,这些国际超马协会都不认可,没有国际认证。这可能有待于中国田联加入他们的会员,才能申请认证赛事。”

这是赵紫玉的第9场超马。他的首战是2013年2月首届厦门海沧24小时超马,以182公里斩获第一。

海沧24小时是跑友老高私人举办的民间赛事。回厦门过春节的笔者本想过去看热闹,无奈因家事急返上海,翌年才如愿蹭跑43公里“小超马”并结识赵老师。

那次他只完成81公里,原因是10天后的2月14日情人节,他还有一场重要赛事:台北超马嘉年华24小时赛。后者他以222.447公里夺冠,首次达到国家级标准。2月23日,他又出现在福州12小时超马赛道上,以122.680公里获得第12名,比一年前首次参赛的成绩只少一两公里。

20天内连跑三场超马,这是赵紫玉参赛最疯狂的一个月,也预示着他强悍的超马实力。

台北超马嘉年华由台湾超跑协会主办,是世界著名赛事东吴大学超马的台湾选拔赛,因为东吴超马只有达到国家级的选手,才有资格参加。

回忆首次出境作战的经历,赵紫玉说:“那时候刚开始跑这种比赛,还是经验积累和摸索阶段,所以没跑出很好的成绩,但222公里也相当不错了。我觉得天气有点影响,开始跑就下小雨,晚上雨比较大。可能也不是我最佳的状态,最后体能有点下降。”他一直跑5分多配速,中间虽然没休息,也没出什么状况。

由于拿到超马嘉年华冠军,他被邀请去参加同年12月的东吴超马,完成225.73公里,在众多世界级高手中排名第六。

2014年那届比赛是东吴超马的新里程碑:冠军原良和(Hara Yoshikazu)以285.366公里打破“东吴七连霸”关家良一创造的274.884公里亚洲纪录,同时刷新由希腊“超马之神”扬尼斯库罗斯2002年创造的284.070公里赛道纪录,加冕亚洲“新科超马王”。关家良一以241.099公里排名第四,亚、季军被意大利和德国高手夺得。(下图为赵紫玉与原良和在2014东吴超马)

一个月后,赵紫玉转战香港24小时超马,以243.3公里夺冠并创造中国纪录。那次福建省马拉松业余第一高手、2014年福州12小时赛冠军(141公里)游培泉也去了。“他前面配得很快,跑到最后体力不支,只好放弃。”赵紫玉说。

他坦言自己犯过相同的错误:“其实我也在超马比赛中吃过亏。前年第一次去台湾跑东吴超马,当时郭丰洲老师(台湾超马之父、东吴大学IT教授)对我期望值挺高,但我在比赛时前面跑太快,自己还认为不快。这和自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马拉松我跑4分左右配速,当时我跑4分半,觉得也挺舒服,实际4分半跑超马太快。关家良一一开始就是5分配速。我以前没参加过,一开始就觉得:这些世界级水平的选手怎么跑这么慢?跑了几十公里,发现最后不行了。我跟关家良一参加过几次比赛,也是慢慢去学习,跟日本选手学到一些东西,比如如何配速。”

其实连世界一流高手也有hold不住的时候。2015年东吴超马,原良和和去年斯巴达松冠军、德国的罗伊斯PK,两人都跑得飞快,最后互相拉爆,让赵紫玉坐收渔利,从第四跃居第二。他分析说,这两位都很有经验,跑那么快可能是都想破纪录,导致体力透支。这证明目标定得太高,也会带来一定风险。

“距离越长,我自信心就越强”

赵紫玉也经常参加长距离越野赛。百公里越野除了高手云集的高奖金比赛,“没有奖金的我去参加,基本都能拿到名次”。

其实像登山协会举办的重奖赛事沂山100,他的成绩也相当不错:2013年第一届21名,与第20名的400元奖金失之交臂;第二届提高到11名,收获奖金5000元(前三名3.8万,3万和2.5万元)。

去年登山协会办的两个高海拔比赛——甘肃张掖和四川贡嘎山两个百公里越野赛,赵紫玉都参加了,但他没有追求名次:“有机会的时候我会去争取。如果没有机会,我就会以享受比赛的心态去参与。”

2015贡嘎山国际户外运动挑战赛规定只要完赛,就有500美元奖励。赵紫玉原本有望跑进前12,拿名次奖,但他决定为暂居女子第三的厦门跑者许亚红带跑,帮助她创造最好成绩。

在他的引领下,许亚红一度追到第二,可惜后来出现高原反应,身体严重不适。赵紫玉一路照顾她直到终点,两人均以21小时51分完赛,最后她拿到女子第九名。

贡嘎山赛道最高海拔超过4600米。赵紫玉说自己很能适应高海拔,没有高反,所以今后可能会挑战一些条件比较恶劣、更有挑战性的比赛。

现在他参赛很有针对性:把马拉松当作超马的拉练;越野赛以百英里为主,百公里为辅;50公里越野也会参加,作为百公里和百英里的拉练。

频繁参赛和不俗战绩,使赵紫玉积累了丰富经验和充足自信。在他看来,超马和百公里越野差别还是蛮大的,策略不一样。没跑过超马的,可能不知道怎么样去分配配速。他对自己的配速挺有感觉,跑越野赛不讲究配速,因为路面和爬升各不相同,只能凭经验和感觉行事;跑场地超马时,他就很注重每公里的配速。

他的心得是:“参赛这么多比赛,我感觉反正你的能力摆在那儿,你也不用着急,一开跑就冲出去,我都不这么做。我都是按自己的感觉去跑。像今年1月香港环大帽山162公里越野赛,按我的能力成绩还可以再往前提一提,但我不想那么拼,怕受伤。很多赛段台阶比较高,还是要注意保护。”

赵紫玉非常清楚自己的强项之所在:“百公里我优势还不明显,百英里在国内我比较有优势。距离越长,我自信心就越强(笑)。百公里马拉松高手多,我跟他们去PK可能比较困难,毕竟年龄(48岁)摆在那儿。我不属于速度型,我感觉自己比较有耐力。”

这让笔者联想起“超马之神”库罗斯的一个观点:80公里以下及分阶段赛事都不能算超马,因为它们对那些有拥有跑步天赋和训练有素的选手更有利。他认为真正的超马跑者,必须能忍受睡眠不足和肌肉极度疲劳的折磨;只有到了此时,他们才能“在燃料耗尽之后找到能量”。

赵紫玉分析说,自己之所以擅长跑跑超马和越野,一方面是身高和体重比较适合——1米68、55公斤左右;“我觉得搭配挺匀称的,参赛时负荷也轻一点。这跟个人体质——你的身体结构和骨骼结构可能也有关系。”

另外,体能分配相当重要,“重点在于你的配速方案。我对自己的配速很有感觉。”

超长耐力跑是他的最爱。“我觉得做一件事要成功或取得理想的成绩,有几个因素:首先是你发自内心喜欢做的事情,不是别人强制你,这样才容易出成绩。”

其次是心态要好,他参赛从不觉得有任何压力;“比赛心态很重要。我承认我的心态比较好,不过于追求成绩。你不追求成绩,有时成绩反而不错。很多国内高手为了奖金,都压力蛮大,更容易退赛。”

八百流沙“冠军大将军”

2015年,赵紫玉还取得一项骄人的成就:八百流沙极限赛冠军。

这是一项非常小众的比赛,也是中国境内距离最长的赛事。它英文名叫Ultra-Trail Gobi(戈壁超级越野赛),去年9月28日至10月4日在甘肃省酒泉市下辖三个县市瓜州、敦煌、肃北举行,全长402.5公里,80%地处荒漠无人区,关门时间150小时。

参赛者总共只有30人,但大多是有头有脸的越野界人物,包括:

2014巨人之旅(TDG)冠军团队成员、意大利人Massimo Tagliaferri;

5次获得美国硬石100女子冠军的美国老将Betsy Kalmeyer;

著名越野网站irunfar.com主编Bryon Powell及其越野高手伴侣Meghan Hicks;

日本的关家良一和来自法国、俄罗斯、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的业界大咖;

多位中国大陆和香港高手,其中之一是2011年与台湾极限跑者林义杰从土耳其沿丝绸之路跑150天、9700公里到西安的贵州名将白斌。

最终赵紫玉以绝对优势获胜,领先亚军白斌三个多小时,这一结果连他自己也大感意外。整场比赛仅18人完成,拿到合二为一的完整“虎符”;Tagliaferri、关家良一、港百创始人吴秀华等都抱憾退赛。

这次胜利使赵紫玉获得一些相当独特的荣誉:“冠军大将军”称号;一座新近发现的唐代烽燧遗址被命名“赵紫玉冠军烽”。

但他赢得并不轻而易举,甚至一度面临生命危险。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自导航、自补给、自负重赛事,“很多东西都不太熟悉”。

自导航的意思是,赛道没有任何标志,组委会只提供每个打卡点兼补给/休息站的精确坐标。这些点必须按序经过,至于你怎么走都无所谓。选手只能使用导航设备自己找路,否则根本不知道要往哪儿跑。

导航设备使用两节5号电池,可续航十五六小时。刚上手不久的赵紫玉,一度以为设备坏了;“其实是我已经偏离航线了。你偏离距离过远的话,导航设备里面的比例就变了。偏离超过一两百米的话,定位我的点就停滞不动,我走很长时间都不显示。其实这是自己导航知识的欠缺。不光是我,关家良一在很多地方也因为导航设备深受其害。”

途中他遭遇两次大的迷路;“我认为迷路太正常了。不光我一个迷路,每个人都有过”。在朱家大山(海拔3291米)的那次迷路,对他打击最大。

当时赵紫玉发现,导航设备给的路线走不对:它把两个打卡点之间连成直线,显然不合理的,因为他周围全是高耸的大山,中间隔着沟谷,环境十分复杂。他反复查找路线,感觉都不正确,可能是因为大山里卫星信号不强,造成导航仪出现误差,

无奈之下,他只好按导航仪规划的路线走,结果越走越高,地势越凶险;“我参加这么多越野赛,明确判断(路线)是不对的,但又没有选择。”

\

时值凌晨两点多,又刮大风——真正是夜黑风高。“有时头灯一照就是悬崖。身心都受打击,一不小心可能有生命危险。参加这样的运动,我对生命还是很珍惜的,像登雪山、挑战南北极那样以生命作代价的比赛,我可能不会那么坚持。那时我对生命想得更多,想到家人。”赵紫玉回忆说。

他用尽所有求生手段,还是无法脱困。最后赛事组织者在后台注意到,他的信号在那个地方长时间停留不动,担心发生意外,于是让前方补给站的工作人员前往搜寻。

赵紫玉看到灯光,终于确定大致方向,再通过喊话和头灯照射和对方取得联系。这此迷路事故让他损失了五六小时。

除了这样的小插曲之外,整个比赛过程,赵紫玉始终按舒服的节奏跑;“就像我跑超马时,别人认为我的速度很快,但我对自己的最佳配速还是很有感觉的。八百流沙的越野路段对我来说很简单,因为我参加的很多越野赛难度都比它大。”

\

他认为这样的比赛非常适合自己,今年还会再去;这次会更有自信,因为是第二次参加,赛道更熟悉;而且更有经验,去年的迷路和导航设备不会用的问题有望减少。

今年他的目标是提高10小时——去年将近93小时,今年争取83小时完成。鉴于去年两次大的迷路耽误了七八个小时,这一目标应该算比较务实。

今年名额会增加到50个,主办方表示需要抽签,但去年的完赛者可以直接入围。

超马的睡眠、恢复与训练

八百流沙是赵紫玉跑过的最长比赛,他却跑得相当轻松,让很多打卡点的志愿者都惊讶不已。

在他看来,八百流沙的赛道大部分是戈壁,其实很平坦,丘陵、沙漠和冰川比例很小;如果超马技术好,优势应该比较明显。他把关家良一当作主要竞争对手,开赛后一直以为他在自己前面,后来才知道对方始终落后于自己——因为有伤。

赛道共有34个打卡点,其中10个是搭大帐篷的休息站,运动员可以睡觉,停留任意长时间。其他补给点只有志愿者的小帐篷,逗留时间不能超过1小时。

赵紫玉的抗疲劳能力令人叹服。他在休息站内累计用时16小时26分,只睡过两个“大觉”:4小时和2小时,最短停留时间为8分钟。抵达第六休息站前,他连续行进42小时221.5公里,超过2013年参加首届香港168三十多小时没睡的纪录。

\

据他透露,实际上每个选手的休息时间都比打卡记录显示的长,因为很多人在小打卡点也会休息一会儿,“但整个比赛我睡眠最少”。

到达终点时,工作人员要派车送他回宾馆休息,他却说:“不急,我等等后面的白斌吧。”结果等了很长时间,白斌一直没到,可能是意识到追不上,就放弃了。赵紫玉只好先回宾馆,到房间后洗洗漱漱又收拾东西,也没马上睡。

他说自己不是那种想睡就能马上睡着的,有时虽然人很疲倦,躺下十分钟也睡不着,还不如接着跑。比赛中他虽然睡得很少,赛后也不会有想马上睡觉的强烈倦意。

到后面赵紫玉也有过硬撑的感觉,因为没到休息站,不可能在戈壁上睡觉。由于每个休息站间距是固定的(约35公里),如果在前一个站不想睡,到下一个站可能要经过很长时间,中间想睡都没机会。

不过,他认为不睡觉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前面休息好,睡一个小时,后面你的运动机能可能更强。不睡觉的话,可能身心疲惫困倦,影响成绩。虽然你不睡觉、在运动,但你的行进速度不是最佳。也许睡一小时,你的速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但他表示,任何比赛他都不把睡眠当作一个主要考虑的因素。像八百流沙,他主要考虑的是导航设备和头灯,否则就寸步难行:“我觉得哪怕我饿着都没关系,这些必须要保障。所以我背着很多电池——我可能是电池背最多的,为了保证这些照明设备和导航设备能正常工作。”

赵紫玉并不认为,超马会伤身体。跑完超马后,他至多因为血液不回流,腿的下部或脚踝出现一些肿胀,韧带也曾出过问题,“但现在这些问题都没有了。哪怕八百流沙下来,我也没有任何症状。有点不适属于正常的疲劳、乳酸堆积,大运动量带来的必然产物。我恢复也比较快。参加百英里我两三天就恢复得差不多”。

他虽然受过伤,但并不是因为超马或越野,而是刚开始跑马拉松时出现的症状,这在所有跑者身上都会发生。对于很多跑者说的伤痛问题,他认为可能是前期训练没跟上,要跑长距离,必须有一定的跑量。

事实上,赵紫玉平时的训练量很少,算上比赛每个月大约300公里。新年环大帽山之后,他连续10天没跑。他从不统计跑量,只是随心所欲地跑,也不作力量训练,“我应该属于以赛代练的代表”。平时他在家附近跑步距离通常只有10公里,五六分配速,运动场才跑4分内。

去年东吴超马后的分享会上,原良和介绍了自己作的负重训练和低氧训练,对赵紫玉有所触动:“我感觉真正要跑出好成绩,还是要进行有针对性的专业训练。”

为了超马,不再追求马拉松PB

1968年6月出生的赵紫玉原籍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本科毕业于沈阳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分别在辽宁科技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完成。

2003年他南下位于福建泉州的华侨大学工作,2006年调到厦门校区,在机电及自动化学院担任副教授,研究方向是等离子熔射成形和体弧加工技术,申请过三项专利。

他坦言,痴迷上跑步之后,“这方面减弱了。现在没有梯队,很难做得很精很深”。学校工作对自己的爱好倒是影响不大;“一年300学时任务,跑步没有影响。”

对于长跑这么厉害的理工科老师,体育老师会怎么看?“他们开玩笑说,赵老师,你调到我们体育学院吧。”赵紫玉笑答。

赵紫玉说自己从小跟体育都没关系,没参加过体育比赛,尽管“挺愿意跑的”。大学他参加过长跑队,但只是参与过几次活动而已;参加一次5公里比赛,也跑得不快。

他参加的第一场长距离比赛,是2011年11月的厦门翔安百公里纵走挑战赛,30公里项目。那时他很想参加马拉松,但苦于没有比赛。翔安他希望直接挑战百公里,组委会不同意,最后他费了很大劲,才争取到30公里。对那场首战他很重视,训练了几个月,结果以2小时11分拿到第八名。

2012年1月在厦门马拉松,他轻松跑出3小时18分;第二次跑全马——同年12月的上马,他以3:08:42突破310;一个月后的2013年厦马他更进一步,以2:59:11成功进三。他的马拉松PB,是2014年在海口富力马拉松创造的2:49:51。

赵紫玉表示,他不想再提高马拉松PB,因为付出会更辛苦,还要进行速度训练;“突破250对我意义不大。对我更重要是超马。马拉松和超马还是有区别的,不可能两者兼顾。”

他把东吴大学超马列为必跑赛事,因为这一举办十多届比赛的金标赛事很有影响力,每年都能吸引到诸多国际大牌,关家良一和原良和对它也情有独钟。

东吴超马也一直盛情邀请赵紫玉过去参赛。它要保住金标赛事地位,每年必须有5名运动员达到国际级,所以他们每年都会邀请八九个具备这一实力的选手参加。虽然没有奖金,但机票、吃住费用都可以承担。

只办过一届的香港24小时超马,去年也没有给冠军的现金奖励,只有达到国际级才有500美元。它不像经营多年的东吴超马可以挑选赞助商,由于赞助问题,今年只能移师佛山。西樵山超马24小时组前三名的奖金分别为1万5,1万和8000元。

但赵紫玉认为:“这么长的比赛,很多人不见得是为了奖金去参加。为了奖金参加这种比赛还是很辛苦的,所以我觉得心态也很重要。我们追求的是这种精神,没有奖金也要跑。但奖金还是很重要,尽管很多运动员都拿不到,但设奖金和不设奖金完全不一样。”

赵紫玉最初的只是把跑步当作一种兴趣爱好,现在开始考虑把它作为一种事业来做:“跑马拉松之前,我在大学里就是一个普通的科技工作者,搞科研、教学,业余生活也很简单。现在就不一样了,感觉精力有点不够用。因为应酬太多,要给很多地方演讲,比赛邀请也多。”

他今年可能会签几家赞助商,包括总部设在厦门的特步,它可以提供装备和参赛费用;他和康比特等品牌也有联系;“我对国内这些品牌的创业经历还是挺有感觉的,民族品牌嘛。我觉得我们能对这些企业的发展有利的话,可以尽自己一点力。”

参赛五年,他对自己的成绩相当满意,今后对成绩会顺其自然,更多希望为发展超马出力,把国内超马带动起来,包括倡导超马的精神,促进对外交流,带动身边的人去接受这一挑战。此次佛山超马他的想法就是:通过比赛选拔一批国家级选手,将来一起代表大陆,到台北去比赛。

“台湾超马之父”郭丰洲也邀请他参加超马嘉年华的48小时比赛,但今年他因为参赛安排不便参加,明年可能会去挑战一下;“至少不能空白。先一个纪录上来,大家再去破这个纪录。不管什么项目,至少我们第一个走出去,才能引领后面的人跟上。”

赵紫玉还打算在华侨大学办一场超马赛,与东吴大学隔海呼应,“我们校长也很支持”。比赛原本定于今年3月进行,后因招商、策划问题延后,但他“希望今年能办成”。

本文链接:人物 - “中国超马王”赵紫玉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