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田径运动

人物 - 2016东吴超马总冠军单盈:跑赢男人的海归女博士

发布时间:2019-07-11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11月26日,2016金马奖评选结果揭晓:大陆电影人包揽最佳影片、导演和男女主角四大奖项。

就在笔者为此既感惊喜、也对台湾评委的胸襟肃然起敬之时,一周之后,两位大陆跑者又在2016东吴大学24小时超马赛中囊括男女冠军。

跑超马的数学博士,办超马的法学名校

更令人惊奇的是,东吴24小时超马女子冠军单盈的成绩241.334公里,不仅完胜去年世锦赛冠军、美国24小时场地纪录保持者娜姬(Katalin Nagy)的203.449公里,而且比男子冠军、超马名将赵紫玉的236.990公里多出几公里。

女选手夺得全场冠军,这在东吴超马17年历史上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上图为台湾联合新闻网的报道;下图是中时电子报的,603代表单盈完成603圈)。

此外,这位马拉松最好成绩3小时03分、在北京跑圈大名鼎鼎的女子长跑高手,并没有任何专业运动背景,而是一个出身四所中美名校的女学霸:

北京百万庄小学和北京八中,她都仅用四年读完;14岁进北大;本科毕业后,她远赴美国一流学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深造,6年后获得博士学位。

再看她的专业:应用数学。博士论文主题:偏微分方程数值解法。怎么样,体能和智力,你打算挑哪样和人家比划比划?

言归正传。东吴国际超级马拉松英文名称是Soochow University International Ultra Marathon,即“东吴(苏州)大学国际超马”。这是台湾历史最长的超马赛事,也是世界著名超马竞技场之一:

24小时场地跑男子亚洲纪录和女子世界纪录均诞生于此——分别由日本超马明星原良和(285.366公里,2014年)与工藤真实(255.303公里,2011年)创造;“超马之神”库罗斯(Yannis Kouros)、美国“超马天王”朱瑞克(Scott Jurek)等世界名将都曾在这里一显身手。

话说一场全球知名的超马赛事,怎么会由一所英文名带“苏州”、却设在台北的大学来主办呢?

据维基百科资料,东吴大学1900年创立于苏州,是20世纪初中国第一所民办大学。至抗战前夕,它已拥有文、理、法三学院十二学系,成为当时中国首屈一指的基督教大学。

1954年,该校以“东吴大学法学院”名义在台北复校,1969年复名“东吴大学”(大陆版更名为“苏州大学”)。

这所以法学专业见长的学府,被视为台湾最佳私立大学之一。2008年马英九第一次当选“总统”时任命的首位“行政院长”,正是东吴大学第11任校长刘兆玄。(下图为现任东吴校长潘维大为单盈颁奖)

1999年11月,距台湾“921”大地震后两个月,在该校资讯管理学系教师、“台湾超马教父”郭丰州的推动下,东吴大学首度举办超马,作为建校百周年庆祝活动之一。

那一届林义杰创下台湾首个24小时跑纪录220公里,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也莅临赛场,参加一小时名人赛,既为东吴校庆捧场,也顺便过一把跑步瘾。

据中时电子报报道,此次马英九在久违17年之后,再度现身东吴超马跑道,佩戴“1919”号码(英九英九?)参加30分钟名人体验赛。他已在卸任后受邀担任东吴大学法学讲座教授。

本届大赛的参与者还包括两位台湾职棒球星、美女主播徐裴翊等名人(后者参加5小时接力赛)。

24小时组的角逐者照例大咖云集:除原良和、工藤真实、大泷雅之这些日本最强阵容全体出动之外(“蓝领超马王”、东吴八届冠军关家良一仍然每年必到,但自2013年起已不再追求成绩),还有一班欧美澳一流高手,包括:

德国的罗伊斯(Florian Reus)、波兰的拉吉科夫斯基(Andrew Radzikowski)、法国的狄尔米(Ludovic Dilmi)、澳大利亚的弗莱尔(Martin Fryer),外加前面提到的“美国一姐”Nagy。

罗伊斯和拉吉科夫斯基是希腊斯巴达松(Spartathlon)246公里超马去年和今年的男子冠军,Nagy则蝉联最近两届女子冠军,也是赛事史上唯一跑进26小时的女选手(两年成绩分别为25:06:05和25:22:26)。

因此,两位大陆选手赛前并不被视作夺标热门,毕竟和这些国际大赛的常胜将军相比,他们的最好成绩只是去年东吴超马男女亚军。从选手名册的排序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实力远非最强。

400米跑道,24小时,603圈

3日上午7时比赛开始。直到赛程过半,单盈一直处于女子第二,最后才反超Nagy,跃居第一。

“其实我根本没想要跟她争。”近日单盈在接受笔者专访时表示,“比赛之前我知道她实力很强,看她前两年都跑240多(公里)。我认为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240,只要能比去年的220多一点就好了。”

“去年我有伤,这个目标我认为应该比较容易达到。我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就想放松一点。如果各方面情况都特别好的话,也许能跑个230,但对此我没有想太多。”

巧合的是,这两位女子冠亚军被分配住一个房间。两人聊天时,出生于匈牙利、比单盈大三岁的Nagy坦言,她的目标是打破自己保持的美国场地纪录(243.725公里,2014年12月创造于菲尼克斯)。

“我也很希望她能破这个纪录。几天相处下来,我发现她人很好。”单盈说。

一出起点拱门,单盈便按赛前制定的计划速度跑:每圈2分12至15秒,相当于每公里配速5分半到5:37。

她发现Nagy比自己快很多,所以根本没想要跟随对方。另一个选手倒是速度相近,大概2分10秒左右一圈,他们便一起跑了大约两小时。

\

比赛进行到6小时,单盈完成66公里整,排名第二,平均配速5:27;Nagy以68.400公里高居榜首,领先6圈,平均配速5:15。

截至第12小时,Nagy完成134.400公里,而单盈是129.200公里——相差5.2公里,被套了13圈!

前半程两人的平均配速分别为5:21和5:34,单盈每小时被套1圈多一点。

后来Nagy开始走路(下图左),估计是肠胃出状况。单盈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有机会,于是便追回来几圈。

\

但Nagy毕竟是身经多场硬仗的老手,怎肯轻易认输。“她后来缓过劲来了,又开始跑。她只要一开始跑,就比我快。我也没想要再追她。”单盈说。

Nagy第二次走路时,似乎是腿脚受了伤,不久后还进医疗站接受治疗,让单盈又追回几圈。尽管如此,两人的差距仍有十多圈。

“反正我知道她只要一缓过劲来就比我快,所以我一直不敢太放松。”单盈回忆说。

当时距离和她们比较接近的,只有赵紫玉和香港选手林家禧,没有其他女性;“世界一姐”工藤真实似乎无意冲击桂冠。

“工藤真实好像因为最近职位提升,工作比较忙,训练时间比较少。听说她本来也是以参与为主,没打算跑特别好的成绩,并不是因为出状况。”

单盈同样全程没出状况,但经过长时间的奔跑,体力上的疲劳总是难免的。

据在赛道旁观战的朋友说,她的5分半左右配速保持了9个小时,此后开始掉速:“12小时之前慢慢往6分掉,12小时后掉出6分。”

单盈参赛时手腕戴的是可以计圈的普通电子表,完成10圈按一次,记录每4公里用时。参加24小时比赛,她都不戴GPS跑表——嫌它们又大又沉,电力撑不到24小时,而且跑道绕圈时往往测距不准。

犯困是超马选手必须面对的另一大难关。“我睡觉特别成问题。以前好几次比赛,就是因为赛前睡不着,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比赛前一天晚上我会吃安眠药,至少那天能睡好一点。”单盈透露。

3日天黑之前,单盈第一次觉得有点困,好在那次很快就挺过去。第二天凌晨,强烈的睡意再度袭来。

“那时候Nagy还在跑,她还比我快一点。我以前比赛时发现,在自己特别困或者难受的时候,要是能试着跟一个比我稍快一点的人跑,有时就能缓过劲来,所以我跟着她跑了几圈。”

她的另一个提神办法是,吃小袋装的速溶咖啡粉;“我懒得冲水,而且觉得冲水以后劲儿不够大。”她总共吃了3袋——“这回算少的”。

跟了一会,她觉得Nagy的速度还是偏快,再跟可能会有被拉爆的危险;加上当时人已经多少熬过难关,所以就放慢脚步,重新跑自己的节奏。

单盈的补给安排是,每20分钟补给一次:喝补液盐水(药店买的,冲得比配方说的稀),并交替着吃能量胶(自备)和水果之类,包括坚果(“后来才知道是赵老师的,因为我们共用志工,东西都放一起”)。除了三四个便利店的小饭团外,她没有吃主食。

按此计划执行几小时后,她嗓子疼、胃口变差,吃不下能量胶,就以喝白水、吃水果为主。

好在她体重基本没变(场上选手每4小时必须称一次体重):赛前49.5公斤,比赛中最轻一次是49.2;赛后吃了些东西,还增加到51.5,所以少吃东西问题不大。身高1米59的她,正常体重大约48公斤。

那24小时内,单盈除了上厕所(“一次大的,小的几次记不清了”)之外,都没有离开跑道,也没怎么走:“吃东西基本不停,偶尔会走两步。这回可能都没有走超过100米的。”

用时最长的一个4公里分段,是因为中间换过一次鞋,从鞋带上解下计时芯片用了一两分钟。因为有志工帮忙,并没有用太久。

单盈的最大考验,出现在最后两三小时。当时她刚刚意识到,240公里大关已经在望。

“当时很犹豫要不要冲,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很难受了。我看到名次基本能保住女子第一,就很想偷懒,但是又觉得这个机会实在太难得了,以后再跑不一定能像这回这样,那就还是试一试吧。那一段就开始难受。”

幸好比赛结束后,她身体并无大碍,只有每次跑超马都会出现的腿脚肿胀和起泡,“小腿肿得比较厉害,脚也肿得鞋都穿不上,只能把鞋带都拆了、鞋垫掏出来穿”。

先跑超马、后跑全马的“中国超马女王”

1982年底出生于北京的单盈,之所以中小学都只念四年,是因为上的是压缩学制的少儿班。

为人极为低调的她自谦说,自己偏科偏得很厉害:“凡是跟文字有关的东西我都极差。因为我不会说话,所以以前完全拒绝接受采访,平时也很怕跟人说话。现在觉得老这样也不太好。”

北大本科毕业后,她赴加州攻读六年博士,2007年毕业后前往纽约市,在时报广场边上一家金融公司上班。“我每次工作都换行业:在纽约做金融,后来做过油气行业,现在做医疗设备;但我从事的工作一直和算法相关。”

由于刚开始工作时,觉得压力比较大,单盈从那年夏秋开始跑步,地点就在家附近的中央公园,路线是绕着公园跑,环境绝佳。(下图为单盈在今年北京妫水河女子半马,成绩1:31:20)

单盈和超马特别有缘:她是先跑超马,再跑马拉松的。

由于纽约马拉松很难报名,她先参加一个绕中央公园园内柏油路跑的60公里比赛,名叫Knickerbocker 60K。

\

此前她只参加过一场半马(在纽马起点斯塔滕岛)和一场5英里(8公里)比赛,成绩不算突出:1小时58分15秒和40分27秒。

美国马拉松比赛非常多,单盈先跑超马的原因只是它“离家近”,而且可以在比赛当天报名。

她是比赛前一天报的名,心想如果跑不下来,就放弃回家;“那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太懂,结果居然跑下来了。”

那场超马首秀她成绩相当不错:完赛时间6:00:29,在30名女选手中排名第9,127名选手中排名第49。

从此她每年都跑这个家门口的超马,直到2010年怀孕生子和翌年回国;成绩也稳步提高:2008年5:43:37;2009年5:25:04。

单盈第一个马拉松是2008年10月跑的。因为纽马报不上,她就在离纽约不远的康涅狄格州参加大哈特福德马拉松。

那场首马她发挥出色:3:32:10,女子第62名,总名次357,一举实现BQ(波士顿马拉松达标)。

2009年,单盈终于如愿参加纽约马拉松。在此之前,她首先挑战波马,以3:29:25跑进330大关。

7个月后的纽马,她更将PB大幅缩短到3:20:28。

那场纽马也是她在美国跑的最后一场马拉松。

2011年,单盈在生下女儿后回国——她任职的金融公司在金融危机后大裁员,而她和丈夫原本都无意长期留在美国,后来正好他拿到国内的offer,于是一家三口回到北京。

回国后她经历了2011年北马等数场比赛,2013年在郑开马拉松跑出3:04:20,今年北马又将PB改写为3:03。

今年北马的突破完全出乎单盈的意料:“之前就想随便跑跑,结果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出最好成绩”。赛前她没有目标,原本和朋友约好一起跑,只想跑个32x;因为在起点上厕所,出来就找不到人,只好各跑各的,结果意外刷新PB。

单盈平时的跑量取决于要参加哪种比赛,备战马拉松时每月四五百公里,准备24小时超马则六七百。

“我平时跑步特别没计划,想跑就跑,不想跑就不跑。反正有时间、不太累就跑。”

至于北京的空气污染,“我从来不看空气,只看自己想不想跑。以前空气爆表的时候我也照跑。其实我跑步就不是为了健康,而是为了高兴。如果是为了健康,我就不会跑24小时,它和全马都是毁身体的。就是为了图个乐子,省得闲着没事干,所以不在乎这些。”

她说自己很少练速度——今年7月后就没有过;“参加两次全马,对我来说就是速度训练,因为我平时跑的速度很慢,平路的话平均下来5:50、5:40的样子。”

她跑超马比全马多的原因,“是因为我耐力好过速度”。

东吴超马是单盈第五次跑24小时场地超马,第一个是2015年香港24小时超马。当时她已经听说东吴超马,很想去参加,但东吴有个门槛:必须有24小时的成绩。

单盈于是先跑香港24小时,以212.361公里夺得女子冠军,大大超过180公里的女子国家级标准。

凭借这张入场券,她参加同年12月的东吴超马,以220.686公里获得女子亚军,并成功晋级220公里的女子国际级标准。

今年6月,大陆首场24小时超马赛在佛山西樵山举行。“国内办的,肯定要去。”单盈说。她以207.050公里夺得女子第一。

10月的泉州海峡超马,她又毫无悬念地获胜,成绩是209.439公里。

在国内参加场地超马比赛,单盈历来所向披靡:12小时超马三战三胜——福州、济南和石家庄,PB是2014年在福州首战12小时时创下的131.8公里;2014、2015年的北京奥森百公里,她也蝉联冠军。

她还参加过48小时超马——今年1月台北国际48小时马拉松嘉年华,以300.600公里的成绩夺得女子冠军,总名次第11。

单盈认为,自己学到的数学知识对跑超马没什么帮助,最多用来算算配速和圈数。比如去年东吴超马,她被分配在第二道,一圈是406.289米,“我就一直在算我要跑多少圈才够220(公里)”(笑)。

参加漫长的超马比赛时,她有时会听音乐,很多时候脑子空白,当然也会不时注意自己的配速,防止太快或太慢,同时计算后面要跑什么配速,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她还会留意自己的跑姿,避免落脚太重,有时也和其他跑者及志愿者交流互动。

单盈已经在中国超马史上留下印记,而超马也改变了她:

“超马让我变得更有耐心。本来我是个性子很急的人,特别是像长距离慢跑这样的练习,把我的耐心磨出来了些,生活中没以前那么容易着急,看事情看得更开了,觉得任何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很多事都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不用硬要去强求什么。”

这次单盈将24小时PB提高到241公里,距离工藤真实保持的世界纪录只差14公里,下一个目标似乎应该是争取破纪录?

对此她的回答是:“原来觉得跑24小时终极目标就是240。至少目前没想过世界纪录,十几公里不是小数字。如果我以后速度能上去一些再说吧。现在觉得如果大部分时间能稳定跑240左右,就很开心了。”

(注:本文所用照片部分由单盈提供,部分来自台湾联合新闻网、中时电子报网、东吴超马推特账号及爱燃烧网站)

本文链接:人物 - 2016东吴超马总冠军单盈:跑赢男人的海归女博士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