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上运动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 跳伞中学会各种技能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0:40 编辑:运动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学费十多万  自费学飞行  张树鹏是用最短时间学会翼装飞行的人,尽管如此,回想当时去美国学翼装飞行,也绝对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决定。  “在国外要待很久,生活、住宿、吃饭、买机票、培训费、租装备都需要钱。”一开始没有拉到赞助,张树鹏就要自己想办法,不算衣食住行,光是学习的费用,就花了十多万元。翼装飞行的一身装备,还得耗费超过十万。  除了钱的原因,还有语言的问题,虽然简单的交流没有太大问题,但是翼装飞行毕竟涉及到专业的术语,张树鹏只好提前在国内就开始攻克这些语言难题。  在一系列的

\

问题中,最严重的问题还是在他的健康上。  “我从事滑翔伞运动十年,受过很多伤,尤其是脖子颈椎伤得比较严重,去美国之前医生就告诉过我,如果我的颈椎再受到一些强烈冲击的话,不排除全身瘫痪的可能性。”张树鹏说,这个消息多多少少刺激了他,“所以我走之前把我的一些装备送给我的朋友了,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  不过,在走之前的两天,他拿到了同仁医院的诊断书,医生说,如果只是去学翼装飞行,冲击力问题不是太大,但是也要注意。“这也是我能够踏踏实实去学习的重要原因。”  学习速度
  创下世界纪录  张树鹏说,学习翼装飞行前必须学会跳伞,拿到跳伞的资格证书后,再去积累跳伞的次数,跳够200次之后,拿着证明再去找跳伞中心或者跳伞教练,同意之后才能去学习翼装飞行。  拿到跳伞的证书,再加上跳够200次,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而他从零基础学跳伞,到跳够200次,再到学习翼装飞行并回国,一共只用了3个月时间。  他的教练,一名有着十多年翼装飞行经验的荷兰人,在了解到张树鹏翼装实际飞行情况后告诉他:“你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你是世界上学翼装最快的人。”  当然在超乎寻常的速度学完跳伞的背后也是付出了超乎常人的汗水。跳伞的资格证书对于从事了多年滑翔伞运动的张树鹏来说,不是难事,但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达到200跳的必要条件,张树鹏几乎开始玩儿命似的跳伞。  “一般人一天只跳一跳到两跳,而我每天至少要跳十跳,最多的一次跳了十二跳。”  在完成200跳的当天,张树鹏还经历了一件颇为感人的故事。最后一跳完成后,他回到准备区,刚一进门,来自世界各地的飞行员全部放下手里的工作,一起给他欢呼鼓掌。事后他才知道,当他在空中进行训练的时候,跳伞中心的广播已经告诉大家: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学员,很年轻,英语很一般,目标很明确,训练很刻苦。为了学习翼装飞行,他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200跳。  想起全体飞行员站起来为他鼓掌的那一刻,张树鹏非常感动。他觉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飞行爱好者的爱好和尊重。  “像这一类

\

世界性的极限运动,人种、肤色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有靠自己的成绩来得到别人的认可,在被人们鼓掌欢迎的那一瞬间,我也非常自豪,我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一点点西方人对亚洲人在极限运动上的偏见。”  第一次飞  只顾开心傻笑  2013年3月15日,张树鹏实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翼装飞行。在问及当时的感受,他激动地说:兴奋,非常兴奋,这事儿“假不了”。  他的教练是一个非常认真负责的人,平时严格按照要求来进行训练,因此对于飞行本身张树鹏并不担心也不恐惧,而且在第一次飞行前的那个晚上,他的教练从吃晚饭到去酒吧,一直在给他讲技术要领。  “他讲了三个小时,回去之后,我又不断地消化。”  对于第一次翼装飞行的表现,张树鹏感觉非常不错,而且教练对他进行了表扬,说他表现得很好,很多人第一次飞行,身体的平衡控制得不好,而他这点做得很好。  张树鹏说,第一次飞行,他特别放松,也特别开心。当时教练陪着他一起飞,教练的摄像机拍到他时,他都是对着他们在傻笑。“我当时觉得这是我的另外一种飞行梦想实现了。”  第一次飞行之后,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去训练。这期间,他的飞行技术越来越好,而且他也学会了很多特技,截至目前,他的翼装飞行已经有一百多跳,“算是比较多的了”。他每天在训练的时候,基本没有时间吃午饭,一般是带两份早餐,在叠完伞的空当,赶紧吃上一口,然后再坐飞机上去进行飞行训练。  “每天的最后一两跳,人非常疲惫,都感觉人会晕过去。”每天的高强度训练,使得人都快扛不住了,不过最终,他咬牙坚持了下来,为了提神,他会喝一点藿香正气水来刺激自己,但又不敢喝太多,因为这里面含酒精。  从零基础到翼装飞行的一百多跳,一般需要2年时间,而他只花了3个月。“我知道我在那边的时间只有那么短,而且我的目标非常明确。所以我就只能多跳。”  在有限的3个月时间,只能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训练,因此他掌握了所有的翼装特技飞行动作的要领,付出之后的回报使他成为亚洲翼装飞行技术最好的飞行员。但是他说,他的目标是站在翼装飞行世界最高的领奖台上。  在学习的时候,张树鹏尝试过挑战五级大风。  那是一次训练,天空风非常大,载着他们的飞机飞到8000英尺的时候,机长就通过广播告诉飞行员,上面风速很大,非常危险,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返航,二是就在这里开始跳,自愿选择。  “机舱有23人,三分之一的人选择了跳,都是一些国际顶尖的飞行员和教练。同时我就在这其中。因为我知道我能用什么办法在哪个地方消高,然后又用什么办法回到降落场。”   因为飞机空中停靠点在降落场的上风处,离跳伞中心的直线距离超过4公里,张树鹏在跳出来之后,采取的是8字飞行轨迹,而不是正常的飞行轨迹,“担心转过身后被风吹得很远。”后来开伞的位置也不错,在跳伞中心上风处1000米的距离,开伞后一直就被风吹到跳伞中心。张树鹏说:“非常好玩,我也想体验在极端天气下,翼装飞行是什么样子。”  筹划挑战
  吉尼斯新纪录  5月份的浙江富阳,张树鹏迎来了自己在中国的首飞。他说,之前一直在国外飞,这一次是在自己的祖国飞,“感觉很不一样。”  张树鹏告诉记者,那次飞行非常开心,当时飞行的高度在2000米左右,“相对的高度低了一点,滞空时间比较短”,因此他在空中飞行了很久才开伞,到了该开伞的高度,他总是对自己说,“再飞一会吧!再飞一会吧!”  后来在大概600多米的高度才开伞,而当时设定的开伞高度在800米以上。整个飞行耗时1分零几秒,“时间比较长了,”一说到那次飞行,张树鹏现在仍然非常陶醉,“太开心了。”  不过,开伞高度低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危险,理论上有效的开伞距离在200至300米之间,比如开伞高度1000米,到700米左右时,才能恢复正常飞行,因此在600米处开伞,减去有效的

\

开伞距离,就只剩下不到400米的高度,这样的话,“下面的安全量就小了很多。”  张树鹏现在正准备参加下一届的翼装世界锦标赛,并希望能争取到前五名。除此之外,他也正在筹划一个世界吉尼斯纪录的挑战,不过关于具体的内容,他笑着说,还处于保密阶段。  目前在国内的训练,他也坦承,实际飞行比较少,现在主要是和教练保持沟通,平时看一看理论和视频资料。  作为为数不多的国内翼装侠,张树鹏觉得与国外的顶尖翼装侠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毕竟翼装飞行起源于国外,国内还没有专门的飞行培训学校。而在国外,能很容易地去跳伞中心学习,学习起来非常方便,也会有一个很好的飞行氛围。“不过,如果中国的翼装飞行员长期在美国或欧洲飞行,和国外的飞行员也是没有差别的。”

本文链接: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 跳伞中学会各种技能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念诵 听佛经 心经